我也有点抑郁_嘿嘿嘿

【全职/王乔】喜欢(下)

#百日王乔Day55#

#短小,渣,词不达意,前言不搭后语#

#窝到底想说啥...语言系统紊乱#

#反正对不起党和人民,请抽我,土下座#

祝食用愉快


喜欢(下)


训练,学习,直到被选进正选队里,拿到一张属于自己的职业账号卡时,乔一帆还恍惚这一切像是错觉。

“一帆!”

“哦,英杰,我在这儿呢!”

高英杰拿着一张薄薄的卡片跑过来,掀起了绿色的衣角:“看看看,我的木恩!”深绿色的账号卡,上面工工整整地印着“高英杰,木恩”几个字,还有一个浅绿色的队徽。

“你的账号卡呢?ID是什么呀?”高英杰看起来高兴地要跳起来,而身边的乔一帆却看起来并没有那么激动。

他摸了摸兜里的账号卡,那是一张刺客账号卡,上面凹凸不平的陌生印字是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名字。起初他是惊喜的,而渐渐的变成了惊过于喜,乔一帆觉得这实在是一件不可置信的事儿——这让他离那个神坛上的魔术师更近了一步。但这是对的吗?自己真的被选进微草队了吗?

“我不知道啊。”他抬起头看了看微草正选队训练部的大门。

正选不比训练营,生活节奏和训练节奏都变得更快。于是乔一帆将这些念头抛之脑后,投入进了这个全新的生活里。

后来乔一帆才明白,任何的不确定和犹豫都是对错误选择的警示——感谢幸运女神,他的确是被选进了最喜欢的战队。但不幸的是,也许这根本就是错的。

然而乔一帆像条被圈养在岸上的海鱼,他迷恋地喜欢着岸上的一切,于是他搁浅在了沙滩上。

那时候他已经面临着在微草最后的背水一战,无论如何,他愿意为了这个他喜欢的战队拼上这一回,为了选择他的队长。他的确太着急了,可是没有更多的时间了。 

全明星就是最后一个机会。证明给自己,和所有人。

叩叩叩。

“请进。”

“一帆?”门被打开了,外面站着的是那个特别规矩的小队员,和英杰特别要好的那个。脸和耳朵有点儿红,是不是冬天队里暖气开的太足了?

 “队长!”在门口站了快一分钟的乔一帆再三犹豫,还是伸手敲响了王杰希房间的门。两只手在衣服上蹭了蹭,出了一层薄汗。他磨磨蹭蹭地走进王杰希的房间里,还紧张地抿了一下嘴唇。

“我能,那个,我能报全明星新秀挑战赛吗?”尽管这几天在网游里他也掀起了不少风浪,可是站在这个队长面前还是觉得底气不足。好像他又变回了那个什么也没有经历过的游戏小白,说话磕磕绊绊,一心只有要溢出来的憧憬和喜爱。

“当然可以啊。”王杰希露出一副很有意思的表情,他没想到乔一帆会提出挑战。这是个被边缘化的孩子,操作没有什么亮点,不算好也不算糟糕,就连职业也是——他记得是个不起眼,全身装备除了绿色就是灰色的小刺客。王杰写瞥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的少年,他倒是有点儿期待这个在训练营里就很努力的男孩儿能做出点儿什么来。

“当然可以,”他重复了一遍,鼓励地笑了笑,站起来拍拍乔一帆的肩膀,“加油,我期待你的表现。”

期待,这是个多么美好的词汇,坐在转椅上的王杰希像是能做到一切在别人眼里的不可能的魔术师一样,一次又一次的给了乔一帆希望。

可是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全明星也许是机会,又可能是个没有退路的悬崖。他义无反顾地扑上去,却掉下了万丈深渊。

在台上输了的那一刻,他就明白了,自己的未来不是微草,也不在于魔术师。这一次,乔一帆终于给了自己心里那点儿犹豫足够的理由,挣脱了吊钩,他必须回到海里去了。

 

“柳!非!你耍诈!”

“嘿!注意素质好吗周烨柏同学,牌技不行您就只能给我拎包拿水了。”

“行了行了,再来一把哥们儿给你赢回去不就得了,快点儿一会儿王队来查房看他怎么收拾你。”

门开着,几个年轻的队员围坐在一起打牌,像小学出去春游一样又新鲜又吵闹。乔一帆的眼神闪了闪,加快了脚步。这是个很好的战队,大家很团结,还有个很负责的队长。他很喜欢的微草队,却似乎并不适合自己。这感觉很怪,就好像攒了很久的钱,排了很长的队,终于买到了那一款限量的球鞋,却发现穿上它的自己像个滑稽的小丑。

全明星刚过,他在微草队的去留已经变得非常明显了。这样漂亮的球鞋,即使再喜欢,不合适也只能被收进柜子里。

乔一帆捏着手里的刺客账号卡,闪身进了自己的房间。他家就在北京,行李不多,只装满了一个双肩背包。

初三毕业的暑假,那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他甚至已经记不清自己当初拿到这张账号卡时的那种喜悦。乔一帆坐在空空的床板上静了静心,小心地把磁卡收进抽屉里,也许以后再也不会用到了。

这是微草战队的东西,他一点儿也不能带走。


于是当乔一帆背着包上了去杭州的飞机时,突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带着几个指印的小窗户外面就是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城市,而他现在就要离开了。顾不上周围人惊异的眼神,他坐在靠窗的位置忍不住流下来的泪水。

“谢谢你,英杰。”走的时候,他拥抱了好友,“替我谢谢王队吧,我就不去见他了。”再见面就是场上了。

这几天发生了太多的事,乔一帆觉得自己十分冷静。

可现在他控制不住地在想,自己真的就这样要离开了。好像男孩儿终于长大了,明白了自己的超级英雄只不过是梦里的一个幻影。

现在梦醒了。

            

“噗。”

树荫下的风还是那么轻,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儿,闭着眼睛的兴欣现任队长笑了笑。

“太丢脸了。”他睁开眼睛,小声的自言自语。

杭州的夏天和北京的夏天,桂花酒酿圆子和甜汤圆,喜欢和爱。

乔一帆分不太清楚,只觉得他们挺相像的。但是他并不是非常介意。

杭州和北京的暑期一样炎热,圆子像汤圆那么甜,我像爱着你一样喜欢你。

事实上,自从他离开微草,明白只有自己彻底放下过去,才能成功转型的时候,他已经刻意模糊了一些曾经聊熟于心的小事。

至于自己的喜欢这种事儿就更加隐秘而纯粹,变得像那一年第一次见面的夏天一样。乔一帆觉得很满意也很开心,好像又回到了那个对着广告愣神,看录像会截屏的时候,像个普通的小粉丝。

那时候不敢说,现在不必说,他已经不是十六岁,也不是微草的饮水机选手了,但是心里始终有个地方,藏着属于那个小透明刺客的,悄悄的喜欢和爱。


END

感谢阅读orz

窝到底在搞什么鬼啊脑子很混乱搞的像小乔中心一样...太混乱了写完心很累...

最后照例宣传个干净无污染,real正经的王乔群王了个乔:561059649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