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有点抑郁_嘿嘿嘿

【全职/王乔】喜欢(上)

#百日王乔Day35#

#真...真的是王乔不是天使组...#

#原著向,bug和ooc请大力抽我#

#拖了好久啊向组织谢罪#

祝食用愉快


喜欢(上)

 

--嘿,乔队?

--嘿,高队?

躺在柳树下的白色躺椅上,听见了手机叮咚一声的提示音响起,乔一帆的睫毛颤抖了几下。他百般不情愿地睁开眼睛,伸手从旁边的桌子上把手机捞进怀里。把手机举到面前,耷拉着眼皮,这个在陈老板娘强烈要求,甚至是连拖带拽下给自己放了一天假的兴欣战队现任队长半睁着眼睛仔细辨认着灰色屏幕上发件人的名字——是高英杰。

千里之外的来信让乔一帆笑起来,学着好友的语气回了一条。他几乎能想象到手机屏幕后面那个笑得眉眼都弯起来的少年——不对,现在应该称作青年了。已经成为一个合格的微草队长,新一代的第一魔道,高英杰。

--你在做什么?网游里都没有看到你…

--顺带一提,刚刚刷新野图boss喽

--哈哈,我有心提醒你来着,不过已经是我们微草的啦!

刚刚回复了第一条消息,后面已经跟着冒上来了一连串的浅绿色文字泡。乔一帆笑着摇了摇头,坐直了身子,开始噼里啪啦地给好友回复。

--那先恭喜高队了

--别客气,怎么说这星期刷新的boss也要让给你们一个嘛

你来我往的对话一直持续到高英杰被叫去带团,对面发过来一个苦着脸的表情,再没了动静。

戛然而止的对话使得整个世界好像都因此安静了下来,握着有点儿发热的手机,乔一帆有点儿不知所措的愣神儿。

简直和那时候一模一样。他抱着不再响个没完的手机想到,和自己还在微草的时候,实在是太像了。盛夏满眼的深绿色让他想起了微草宿舍里清一色的床单,还有楼下种着的一排柳树。端起旁边矮桌上凉掉的藕粉喝了一口,他似乎才惊觉这里是杭州,而不是他熟悉的北京。乔一帆叹了一口气,终于舍得放下了手机。

这两座城市真是一点儿都不一样。他放下藕粉——连早点都差别这么大。

更缓慢的生活节奏,新鲜的马蹄糕和桂花糖,取代了豆腐脑的藕粉——完全是天差地别。还有兴欣左转街角处是个音像店而不是星巴克,两条街外的电脑零件店里不同的键盘和鼠标摆放位置——像又不像,每个似是而非的细节都能让乔一帆想起在北方的家乡,还有许久未见的人。

提起家乡,总会想起他曾经待过的冠军队。乔一帆又一把抓过手机,划到QQ联系人界面,飞快地划到准确的地方,拇指指尖却在点进去之前,在微草分组的小图标上停顿了一下,犹豫着却并没有点开。最后他索性返回了桌面,食指一勾直接锁了屏,手机在掌心里转了个圈,被放回到了桌面上。

今年的杭州太热了,乔一帆闭着眼睛躺回椅子上,耳朵里全是鸣蝉的叫声,不胜其烦。听着蝉声,一闭上眼睛就好像回到了那个夏天,在记忆里同样炎热的北京。


北京的夏天总是又热又闷,而那一天的太阳似乎格外地晃眼。刚考完中考的那个暑假是上高中前最后一个长到无所事事的假期了。乔一帆带着一顶白色的棒球帽,背着双肩背站在公交车站牌下等车。

鼓楼后面这一条街上种满了一排连阴的槐树,风吹过来掉落的奶白色槐花铺了一地,即使是正值躁动的青春期的少年,乔一帆也不由得安静下来,盯着对面不远处的广告牌子开始发呆。

各式的私家车过了一辆又一辆,公交车却迟迟不来。当穿堂风彻底拂走了高温和吵闹的蝉声带来的燥热时,等车等到百无聊赖的男孩儿眨了眨发酸的眼睛,开始仔细打量起对面那一幅色彩斑斓的画面。

暗淡的墨绿色背景基调使得画里几个人物非常突出,中间是两个勾了金色边线,风格潦草飘逸的大字——“荣耀”。作为一个偶尔也摸两把游戏的十六岁中学生,他当然听说过这个游戏,更听说过这一支刚刚夺冠,风头正劲的战队——微草。心里一时间又填了几分热忱和崇拜,乔一帆还没有加入中考大军的时候就暗暗地关注过这个游戏,和同班的好友都跃跃欲试地想去一展身手。

区区微草,生于毫末,毫末之草,可以成原[1]。这个广告当真就是这个气势,一马当先的是一个带着高高的巫师帽,骑在一把扫帚上的魔道学者,后面跟着守护天使,柔道,剑客和一个几乎要和背景融为一体的刺客[2]。

下个赛季也要加油啊!不管是球类运动还是竞技体育,乔一帆都有一点儿主场情结,他忍不住心里的雀跃,做了个握拳的手势。

“你喜欢王不留行?”

一个看上去很年轻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进这个车站,他穿着一件简单规矩的带领子的短袖,敞着最上面的一颗扣子,戴着一副墨镜,手揣在兜里,只露出一截有力的手腕。

乔一帆一愣,思索了一下,然后好像一个大人一样用一副较为慎重的口吻回答道:“说不上喜欢吧,我还不太了解。我只觉得他看起来很厉害。”

单纯的偶像情结和喜欢是不一样的,他决定还是不要轻易下定论。但是如果我能站到这个魔术师身边,也许就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了。

身边的青年听闻为他的少年老成笑了笑,可没来得及开口回答,驶来的公交车挡住了对面的广告。乔一帆让自己的脑子暂时离开了王不留行,他掏出了公交卡,礼貌的回身朝这个不相识的人道别:“我上车了,谢谢你。”

青年怔了一下,没在意这个莫名其妙的道谢,伸出右手朝他挥了一下。在隆隆的发动机声里乔一帆听到他说,“那你也加油啊。”

公交车驶离站台,他忍不住回头看去。

那可真是一只漂亮的手啊。


刚进训练营的第二个星期,乔一帆就在走廊里碰到了他们的真人不露相的队长王杰希和副队方士谦。

“哟,小孩儿,这么晚怎么在这儿晃悠呢?”跟在后面的方士谦先开口了。

“前辈!”他抬起头,握紧了手里的水杯,“我…我出来接点儿水。”

“训练遇到问题了?”王杰希看着这个在这里站了显然有一段时间的新生,“乔一帆…我记得你成绩还不错啊。”

“哎,方前辈,你跟他练练?”

“啊?”

“前辈?”

“一帆你就用刺客吧。”

语不惊人死不休,一直盯着自己水杯的乔一帆也惊讶地抬起了头。这位以魔术师一般的天马行空闻名荣耀大陆的人,表情一本正经,正直的像新闻联播的天气预报员——而天气预报主持人向来都是认真的播报根本不能信的天气预报。

除去职业的问题,让一个副队长给他这个人还在训练营里的小白陪练,怎么看都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仿佛没有完全理解王杰希式的中文,乔一帆的手里已经被塞了一张黑色的账号卡。

而现在,十分钟过去了,剩了一层血皮的刺客浑身灰扑扑的,十分狼狈,法力早就见底,他终于在第十二分钟的时候视野变成了一片灰白。

“前辈…”他脖子僵硬地扭过头去,发现王杰希聚精会神地正盯着屏幕。

“不错不错,”王杰希稍微弯下腰,“时机把握的还不错,技能嘛你多熟悉熟悉就好了。”

他握住鼠标点开了录像,在屏幕上随手指点了几个地方,敲着液晶屏的手指总让乔一帆有一种奇怪的熟悉感。

“行了小队长,”方士谦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这打的我脖子都酸了,快熄灯了赶紧回吧。一帆打的不错啊。”

王杰希站起身,看了看表:“也是,刚第二周,不用着急。你们年纪轻,身体最重要,别搞什么加训了,快回宿舍吧。”

他把手搭在乔一帆的左肩上拍了拍,“回去晚了你可小心被抓啊。”

“谢谢前辈们!”

“你加油吧。”王杰希回头挥了挥手,露出了一个微笑。就好像夏天里广告上那个让乔一帆挪不开眼睛的王不留行一样。

每个男孩儿都有过一个超级英雄的梦,而在乔一帆的幻想里,他期盼着自己能站在那个带着高高的帽子,会变出魔法的魔术师身边,守护天使,剑客,柔道,或者就做一个能在黑暗里帮他挡下背后子弹的刺客。

乔一帆看了看手里的账号卡,角落里有一个绿色的小草的标准。他想,他现在可以说,自己确实喜欢微草,喜欢王不留行,喜欢这只冠军队。


TBC

感谢看到这儿的大家。

[1]感谢百度百科。

[2]队员除了大眼和方副全是我瞎编的没有考据,欢迎捉虫!

还以为能一发完呢结果...

最后照例宣传个干净无污染,real正经的王乔群王了个乔:561059649

评论(7)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