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有点抑郁_嘿嘿嘿

【全职/王乔】时·刻(下)

#百日王乔Day24#

#现代AU,游客眼x导游乔,装逼不成自打脸系列#

#我对法国文学一无所知,感谢百度#

#各种ooc和bug都是我的错,专业烂尾30年,请打我#

祝食用愉快


时·刻(下)


巴黎是个奇怪的城市。

自己奇怪的客人让这个他自以为已经很熟悉了的城市变得更加难以揣摩。

第八天是个万里无云的晴天。天空蓝得像是一望无际的蓝色勿忘我花田,整个城市干燥而清爽。

王杰希和乔一帆沿着街走进了某个对外开放的贵族豪宅。他们躲在少有人去的后花园里,从天井透进来的阳光让人懒得动弹。

坐在台阶上,乔一帆盯着花园角落一棵枝繁叶茂,闪着金黄色的银杏树入了迷,嘴唇动了动,用自言自语的声音低低地背了一句诗。

“我谈的是花园,我浮想联翩,但正是此刻我产生了——”

“爱情。”

“爱情。[1]”

正是此刻。乔一帆听到王杰希的声音,转过头去看他。眼睛睁得大大的,不明所以,还有点儿惊喜——或许是吃惊,最后他换上了一个像小孩子吃到了自己喜欢的糖果一样的笑容。

“我都不知道您…您还真是…”

——接着变成了一声散在了风里的感叹。不自觉的,乔一帆又带起了尊称,还有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一点儿不知名的情绪,也许是赞许吧,他想。向后仰倒着靠在台阶上,用手肘支撑着自己,乔一帆眯起眼睛盯着天上缓慢移动着的云彩——天气正好,他实在不愿去想多余的事情。

“怎么,很意外?”王杰希挑了挑眉毛,

“不得不承认,有点儿。我发现您总会给人惊喜。”青年的声音有些懒,轻飘飘的像吹过的微风。他半阖着双眼,好像要睡着了,没等王杰希回答就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他们都告诉我,在巴黎这座城市,你就算不喝酒也会醉倒在她的阳光与风里。”

而我恨不得就在这一刻醉生梦死。

旁边的王杰希也不急着走,学着乔一帆的样子伸长了双腿,闭上眼睛,闻着院子里落叶的气息,深吸了一口气,“这话说的可不假。”


发现了,或者是没发现,过了就没有讨论的价值。

也许早些发现就会好吗?乔一帆问过自己,但是他立刻否认了自己的想法。

像诗歌里传颂的那样,趁着如花灿烂的年岁[2],在最炽热而激烈的时候戛然而止这也许是最美好的。

从凡尔赛宫出来的时候,天色有些暗了。郊区的皇家宫殿周围,连店铺都开始一家一家的关上了门。

“先生,我们得快一点儿了,这个时间我怕不是很安全。”

“我们坐地铁回去吗?”

“是的,应该是往这边走,啊!”一个看上去有点儿像吉普赛人的男孩儿从乔一帆身边跑了过去,并且狠狠地撞上了他的肩膀。连一句道歉的话也没有,他消失在了远方的黑色里。

“你没事吧?”王杰希在一瞬间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抓住了他的胳膊,拽的原本向前倒得乔一帆一个趔趄,又退了回去。

“我...我没事。”乔一帆能听到血液撞击自己耳膜的声音,他急急忙忙地转过身,“先生!快,快看看你是不是少了什么东西!”

翻了翻口袋,确实少了一把刚刚找的零钱。

“需不需要我报警?您少了多少钱?天啊,我就知道不该这么晚还在街上带着,更何况是在郊区!这…这真是太抱歉王先生!”

青年有些紧张,脸急的有点儿发红,他睁大了眼睛,仔细而不安地一遍遍扫视着周围的街道,提出像连珠炮似的问题。当他闭上嘴,才发现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似乎有些越过了界。

“抱歉…我好像总是得搞砸些事情。”他尴尬地后退了两步,像一只想要缩回壳里的寄居蟹。

“一帆,冷静点儿,”王杰希蹲下来,捡起了刚刚掉到地上的几枚硬币,然后像乔一帆伸出了一只手,“别这么想,我很高兴有你作为我的导游。”

大小不太一样的眼睛看起来认真又沉稳,乔一帆不知道如何形容他在那一刻看到的景象,他只记得自己很快就的平复了疯狂的心跳。他抹了把脸,把王杰希从地上拉起来,朝着回城的地铁站走过去。

在幸运女神的照拂之下,他们还是赶上了末班车前面的那一趟。

乔一帆和自己的客人坐在地铁上,不处于上下班高峰的地铁格外空旷,有一个年轻的提琴手唱着断断续续的,也许只有本地人才知道的民谣。王杰希把自己剩下的那几枚零散的硬币放在了在琴盒里,金属互相碰撞的声音让车厢显得更加安静。

一路上的沉默却不尴尬,只相识了不超过两个星期的人却给了乔一帆一种似乎整个人都十分放松的无条件的信任。

“抱歉,先生。”王杰希坚持把他送到公寓门口,乔一帆站在门前,手里攥着背包的带子,他低着头,整个人缩在阴影里。

“你不用再道歉了,一帆,没关系的。”王杰希的声音有种天生的安抚力,他现在甚至还想摸摸这个愧疚的小导游的头发。

“先生,”乔一帆抬起头,鼓起了勇气走上前飞快地拥抱了一下这位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客人,“谢谢您,祝您好梦。”

他不敢回头,直接跑上了楼,留给王杰希一个孩子气十足的背影。


足足十五天的旅途长得像是永远,短得像是昨天。

两个人都在心里计算着日子,日历上的回程如期而至。从酒店到机场的路上,车里只有带着口音的法语广播和两个人的沉默。

王杰希摸了摸自己左手无名指上浅浅的印记,叹了口气。他拿着行李在机场门口转过了身。

“那么,希望雀鸟和自由[3]与你常在,再见了。”学着青年背诗的口气,王杰希向乔一帆道别。

“谢谢您,王先生。”乔一帆愣了愣,然后瞬间反应过来这是一个可能再也不会见面了的再见,所以他最后还是换回了称呼。王先生——而不是先生,仿佛回到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王杰希没有太在意,他收好自己的护照,探过身和小导游拥抱了一下。接着他转过身,走上了来之前就计划好了的归途。

乔一帆注视着走入通道的背影,他发觉自己已经爱上了这一段时间永远静止,而他总会笑着想起的回忆——至少这回忆真实地存在着。只是他意识到那些他无法形容的时刻一旦过了,就只能称之为那时那刻了。

他依旧无法找到恰当的语言来形容此时此刻,于是乔一帆选择了小声的祝福。

“您也是,先生。”


END

感谢看到这儿的所有gn

[1]保尔·艾吕雅 《我并不孤独》

[2]彼埃尔·德·龙沙 《致卡桑德拉的颂歌》

[3]保尔·艾吕雅 《自由》,不是原句,我瞎掰的。大概老王是想说祝你幸福什么之类的吧…

对不起组织烂尾我的错...接力小伙伴 @将烨 烤肉肉w

最后宣传个干净无污染,real正经的王乔群王了个乔:561059649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