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有点抑郁_嘿嘿嘿

【全职/王乔】时·刻(上)

#百日王乔Day14#

#现代au,装逼不成自打脸系列#

#各种ooc和bug请随意抽打我,巴黎之前去的记不太清了orz感谢百度#

#奇怪的混合文风qwq#

祝食用愉快


时·刻(上)

            

巴黎戴高乐机场。

一个穿着黑色短款卫衣的男人拖着一个深棕色的行李箱,站在机场落地窗的柱子旁边。他低着头,从这个角度你可以看到他不时颤动的睫毛,右手举着手机,手指在屏幕上飞快地滑动着。

那可真是双漂亮的手——手指的形状、长度恰到好处,健康的淡粉色的指甲,尤其是搭在行李拉杆上的左手,那可真是——哦,天啊。乔一帆转过脸摸了摸鼻子,继续盯着从出口进关的人们。一贯乐于欣赏美的事物的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形容词简直太贫乏了。

黑色上衣,牛仔裤,等一下,这不就是——

“王杰希…王先生?王先生!”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念着他的名字,声音不大,夹杂在音调圆柔的法语里却格外明显。

王杰希拉着行李箱抬起头,看见一个穿着灰蓝色帽衫,脖子上缠着一条浅灰色围巾的男孩儿从出口朝自己跑过来,手上还拿着一个写着自己名字的白纸板。

“乔一帆?”他收起手机放进卫衣口袋里,向他招了招手。

男孩儿看上去年龄在二十左右,被一波涌出来的人群隔在了对面。抽条的身材和略显老成的黑框眼镜让他看起来像个成熟的社会人,而双手却在他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出卖了主人——他们不自觉地抓紧了双肩背包的带子——看起来还是个孩子。一边小心地避让着行色匆匆的旅人,一边用法语说着抱歉的话,听到自己的名字,他还忙里偷闲地抬起头朝着王杰希示意了一下。终于才穿过这一群刚刚出机场的人,乔一帆好像刚刚经历了一场艰难而光荣的战役,慌慌张张地捋了捋垂到眼前的碎发,站到了王杰希面前。

“您好,王…先生。”近距离看到这位异乡人的面孔,导游停顿了一下——客人像外贸描述简介和照片上的那样,一只眼睛比另一只稍稍大上那么一点。但事实上这并不是他愣住的原因——像是和田玉籽料上的皮色,客人的眼睛让他看起来多了那么一点活泼,给乔一帆一种他正挑着眉毛笑了起来的感觉。

意识到自己的失礼,他急忙停下了自己脑海中关于客人的肖像描写,做了个迟到的自我介绍。

“我叫乔一帆,是您这次行程的导游。”青年说着,伸手想接过他的行李。

“我自己来吧。”肤色偏白,脸上却是带着一片红晕,常带黑眼圈——“你是大学生?不用叫先生,我比你大一点儿,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杰哥。”

“啊?”乔一帆愣了一下,有点儿不好意思的笑起来,“是啊,我大二,文学系。杰哥,杰哥——”

不知道是哪一个字突然触动了青年的神经,刚刚还有点儿紧绷着的表情瞬间松垮了下来,他笑得肩膀都随着都动起来。

“这太奇怪了,先生。”他终于直起腰,用手指抹了抹眼角,然后像初中生向别人介绍自己最钟爱的遥控玩具那样,眼睛里带着自豪与独属于那个年纪的雀跃,望向了落地窗外大片大片的绿色。

“欢迎来到巴黎,先生。”

 

足够甚至富裕的时间给了王杰希一段不那么匆忙的旅行。看着堵在一起的旅游团大巴从凯旋门前互相擦肩而过,他和他的小导游坐在街角的店里吃着西式早餐。

阴天,有风,是个容易让人感到困倦的天气, 但是不时吹过的风却让人保持着具有活力的清醒。王杰希啜饮了一口温热的红茶,一个完美的早晨——除了旁边坐的笔直并且略显焦虑的导游先生。

“王先生,咱们花了一个小时吃早饭。”对待工作十分认真的乔一帆看了看趋近数字九的指针,“事实上,现在该算是……上午茶了?”

王杰希不以为意,挥挥手招来系着黑色围裙的待应生,又给乔一帆填了一杯橙汁。

乔一帆对着不远处的凯旋门欲哭无泪——经过四天的旅程,他发现自己实在无法跟上客人的脑回路和反应系统。他可以像今天早上这样花费一个小时在一顿简单到不能更简单的早餐上,也可以为了一块马卡龙从城南马不停蹄的赶到圣路易斯岛,用一块干巴巴的三明治做午餐。

就在前一天,进入卢浮宫后,王杰希隔着黑压压的人群遥望了一眼著名的《蒙娜丽莎》之后,继而对着门口的一尊阿尔忒弥斯雕像陷入了长达半小时的沉思。紧接着他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拉着乔一帆直奔绘画馆。他也许是偏爱田园风格吧,或者是宗教主题的?不他似乎是在研究那些可爱的小天使们——乔一帆终于放弃了去猜测客人的喜好,他猜想自己的这位游客大概是个艺术家也说不定。

“先生,你想不想去蓬皮杜艺术中心看看?”这么想着他提议道。

这位从家乡来的客人似乎终于有了要启程的意思,把钱放进黑色的夹子里,“我没告诉过你吗,一帆?我是个高中化学老师。”

好像老天和乔一帆一起受到了惊吓,他们刚刚走出地铁,阴沉沉的天空就下起了雷阵雨。一瞬间密布的云层让人以为已经到了晚上。带着打湿的衣角和因为沾了雨水儿略微翘起来的发尾,乔一帆抹了一把脸,拉着王杰希躲进了亚历山大三世桥边的一家咖啡馆。

店里是让人沉醉的咖啡香气,窗外急忙寻找避雨屋檐的人们,还有一辆双层的观光巴士,坐在露天车顶上的游客被浇了个透湿,却在用听不懂的语言庆祝着突如其来却又预谋已久的大雨。

乔一帆喘着气,看向被打湿了衬衫的王杰希——而对方也恰好看向了自己。他们在异国的街头伴着淅沥的雨声,对着彼此略显狼狈的样子险些笑岔了气。

在下午临近傍晚的时候,雨终于停了,甚至还出了太阳——你瞧,这座城市想她这一位客人一样总是非常善于给人们惊喜,而乔一帆,像任何年轻人一样,他喜欢惊喜。他们踩着深深浅浅的积水坑,最后还是拐到了那里——“反正蓬皮杜艺术中心的确在我的行程表上。”

乔一帆拿不准,但他可以确定的是,在他的印象里自己的化学老师是个刻板的标准理科老头儿,毫无乐趣可言——不禁开始对眼前这一位教过的学生产生了一些类似于羡慕的情感。

“其实,我对印象派艺术一窍不通,”从嘴歪眼斜的抽象世界里解脱出来,乔一帆迫不及待地带着王杰希走上了装在建筑外面的透明观光滚梯,“但是我享受这里的氛围。”

“不愧是留法学生,法国人简直是享受生活的天才。”

电梯走到了头,乔一帆停了下来,“就是这儿。”

太阳神车即将结束他这一天的旅途,慢慢没入西方的黑暗。黄昏是光线互相纠缠,交织,留恋彼此即将消逝的温度的最后时刻,随着风的速度飘过的云彩让余晖变化莫测,美丽却短暂。

“哇,看来我们今天很幸运,天放晴了,还是个大晴天。”

——但不只是因为这个漂亮而及时的晴天,心里有个难以忽视的声音悄悄说到。

乔一帆垮下肩,趴在栏杆上。他有一万种方法形容火烧云,却找不出一个合适的词来描述这个时刻。于是他选择让大脑思考的部分暂时停止运行,转而让视觉全面接管自己。

自然的,他也忽略了年长几岁的客人好像自言自语般的一声赞同。

“是的,非常幸运。我们两个都是。”


TBC

感谢看到这儿的各位qwq

游客王大眼x乔·大学生·假期找个活儿·导游·一帆

接力小伙伴 @萌大黑.

最后宣传个干净无污染,real正经的王乔群王了个乔:561059649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