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有点抑郁_嘿嘿嘿

【2Cellos】同居三十题(十)

#设定来自官方视频[点我],官方爸爸#

#幼驯染私设,总之私设一大堆#

#飞行员x领航员,攻受自由心证#

#大背景也架空,lo主对战斗机一窍不通纯属自虐行为#

#照例ooc预警,吃坏了赶紧吐出来#

祝食用愉快


10.早安吻


其实在斯蒂潘三岁的时候他就见过卢卡了,不过这也就是父辈人饭后的谈资,两个当事人都表示完全没有印象。

门咔哒一声被推开了,客厅里温暖的光源随着门缝照进这间婴儿房里。屋子里铺着柔软的地毯,上面堆满了各种玩具。摇摇晃晃的婴儿床在一个巨大的玩具熊的衬托下根本微不足道。三岁的斯蒂潘看着大熊,摇摇晃晃的跑过去,好奇的探出头——却被婴儿床里的一个“洋娃娃”吸引了注意力。婴儿房里很安静,斯蒂潘听见除了自己的呼吸声,还有另一个起起伏伏,绵长而微弱的呼吸声,来自那个带着婴儿肥的小家伙。客厅里的光线刚好落在“她”的脸上,“她”是那么小——斯蒂潘从来没见过这么小的孩子,鉴于他自己还是个小孩子。他瞬间忘记了毛绒玩具熊,两只手扒在婴儿床边上,目不转睛地看着床里的那个小生物。“她”睡着了,斯蒂潘觉得应该是个妹妹,如果那时候他懂得男女之分的话。小“妹妹”的睫毛很长,随着呼吸微微的颤抖,两片薄薄的嘴唇微微分开,是一种健康的粉红色。

爱美是人类的天性。斯蒂潘鬼使神差地凑了过去——“斯蒂潘,”门口传来母亲刻意压低了的声音,“快出来,宝贝儿,卢卡在睡觉呢。”

卢卡,斯蒂潘出于恶作剧心理的作祟,伸手戳了戳他粉嫩的脸,换来了一声不满的,小小的哼声。卢卡翻了个身,斯蒂潘不敢再动,小心翼翼地走出了房门。卢卡,他关上门时朝里面瞟了一眼,等你长大一点儿我再来看你吧。

 

在他们的记忆中,关于童年的回忆里——从四五岁左右开始——始终充斥着对方的身影。至于再往前,都只剩下一些零星的碎片了——你不能指望两个刚刚脱离爬行生物行列的小东西花费太多的精力在记忆这件事上。这样的一个小镇上,所有人都可以被称作邻里。斯蒂潘和卢卡已经从两个小团子长到了让人头疼的年纪,他们两个是所有人公认的小魔王。确切的说,是斯蒂潘——卢卡每次想到这些经历,都觉得有点儿委屈,他发誓他其实真的没有做过什么。每一次斯蒂潘拉着他去搞恶作剧,他总是得陪着他挨骂。

今天尤其过分。九岁的小卢卡揉了揉眼睛,拉着斯蒂潘的小手一顿,扯着他停了下来。

“我累了,不想再走了。”他眨眨眼睛,现在应该是母亲哄他睡觉的时间了。他可真想念自己房间里柔软的杉木小床。要是他现在躺在床上,即便把所有的宝藏都给他,他也不会换的。

宝藏——只有上帝或者撒旦才知道在哪里的宝藏——早上卢卡就被斯蒂潘拉出来,一头扎进这片森林里找根本不知道是不是存在的宝藏。没来得及吃早饭的卢卡饿的肚子直叫,在这初春寂静的树林里显得十分明显,弄得他满脸通红。

斯蒂潘也停下来,他抽出自己汗津津的手,在裤子上抹了两把。头上的太阳快要落到森林另一头了。

“咱们得在天黑之前走出去。”他又握住卢卡的手,尽管不想承认,他觉得自己有些迷路了。卢卡什么也没说,但是显然他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这是他第三次见到这棵上面筑了两个鸟巢山毛榉树了。他悄悄握紧了斯蒂潘的手。

当天色彻底暗下来时,他们又一次回到了树下。

“斯蒂潘…”卢卡不由自主地凑近了自己的同伴,黑夜里的树林中,头顶微弱的月光是唯一的光源。

“嘘,没事的。”尽管(不想也不会承认的)自己心里也有些害怕,斯蒂潘揽着卢卡坐在大山毛榉树下。正值春末,已经十分茂盛的树叶几乎挡住了月亮,即使只有一点微风吹过,它们也能发出恐吓似的沙沙声。

斯蒂潘掏出兜里的火柴,在空地上生起了火。卢卡不敢放开手,只好紧跟上去,攥着他的衣角。火光摇曳,衬得周围的树林深处更加黑暗。

也许是又累又饿,卢卡抱着斯蒂潘的手臂,盯着温暖的小火堆,头一点一点地垂到了好友的肩上。

斯蒂潘努力地眨了眨眼睛,他应该站起来去给火堆添几根树枝,他应该守夜,他应该举起一支火把防范野兽。如果我是一只鸟,就能带你飞出去了。但是他只是模糊地听到了寥寥几声鸟叫,闭上了眼睛。

那时候,连风里都带着宁静的甜香味,她会笑着亲吻男孩儿们的面颊和秀发,祝他们一夜好梦。如果不提凌晨时母亲们焦急地找到他们,眼睛里闪着焦急的泪光却一点儿也没有手下留情的把这两个小家伙儿揍了一顿并关了一个星期禁闭的话。


当这些“有趣”的回忆戛然而止,事情开始变得比因为找宝藏而吃不上早饭更加严重。

一切开始于一个春天——一个没有欢笑和鲜花的春天。当妇人们刚刚开始收拾逃亡的家当时,战争的火舌已经悄悄地舔舐上了这个生来平静而安宁的小镇。而此时,这里只有呛人的硝烟尘土味,再多的就是医院的消毒剂了。连往年的微风都不再眷顾这个地方。

当年睡在树下的男孩儿们已经抽条得像白桦树一样笔直。按照年龄要求,斯蒂潘先一步离开了这个四面都是高墙,监狱一般的军校。

“嘿,别板着脸了好吗,你看起来像我妈妈!”他背着军绿色的背包,下巴上带着一点儿胡茬,笑的好像他只是像小时候一样要随奶奶出一趟远门。

“明明你也没有大多少啊,”卢卡几乎要和斯蒂潘一样高了,他死盯着斯蒂潘腰上的配枪,想要用眼神融掉里面的每一颗子弹,“我也可以一起去的。”

“明年你就可以了,这差不了多少的。”

“好啦,我会回来看你的!”

“你要是不来你就死定了!”卢卡锤了斯蒂潘一拳,力道却像摸小绵羊一样轻,然后他猛地收回了手捂住自己的嘴,换上一副极其懊悔的表情,“天啊我在说什么…请一定来看我,好吗?”

他盯着斯蒂潘的肩膀,有一种想揍自己的冲动。

“放心,我会的。”

好在他的朋友从不食言。两个月里的第三次,斯蒂潘吊着一条胳膊,端着晚饭坐在卢卡对面。

“今天训练怎么样啊?”

卢卡瞟了他一眼,往嘴里塞了一口面包:“还行吧。”

他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斯蒂潘的胳膊:“你又怎么了?”

“脱臼了,”斯蒂潘耸耸肩,“小卢卡要不要好心的喂我吃个饭?”

“我劝你最好在我把饭盒扣在你头上之前吃完滚蛋,我还有夜跑。”

斯蒂潘一脸受伤的样子,吃完饭也没有像说好的那样回到临时医院,卢卡也因为没能按时参加夜跑而被罚打扫食堂。

操你的。卢卡恶狠狠地把墩布戳进水槽。

他们大概每个月可以见上一面,或许两个月一次,以至于别的男孩儿们都以为他俩有了女朋友,可惜他们只是端着饭碗一起吃上一顿意大利面而已(可能还会打上一架)。直到第九个月,他们在食堂以外的地方见了一面。

 “…我很抱歉,但是您不能进去!”

“斯蒂潘!”

“请安静!先生!请安静,这里是医院!”

“抱歉,抱歉!请让我进去看一下可以吗?”隔着一扇门,外面传来熟悉而模糊的声音,这在凌晨两点的小医院里显得十分突兀。斯蒂潘抬起手看了看吊针,按响了床头的呼叫铃。

“哦,上士,您的吊瓶打完……嘿!”

跟在护士小姐身后的卢卡一个闪身钻进了屋子里。

“斯蒂潘!你抽什么风!”他大睁着眼睛,来回打量斯蒂潘脸上贴着的胶布,床头挂着的吊瓶,“上帝!你的眼睛还好吗?”

“嘿,嘘,别摆出一副我要壮烈的表情,兄弟。”他朝一脸不快的护士挤眉弄眼,却因为牵动了脸上的伤口而疼得呲牙咧嘴,“嘶——我好着呢,感谢上帝。”

坐在床边的卢卡一脸焦急,眼角有细密的红血丝,看样子是在急诊室外面守了几个小时之久。他不敢抓着斯蒂潘的胳膊,只是虚握住了他的手腕,缩在他眼中躲闪的目光缺失了往日的神采,卢卡甚至不敢直视斯蒂潘的眼睛。 

“再有三个,过了今年的八月……”卢卡迷迷糊糊地趴在病床上小声嘟囔,突如其来的心惊胆战让他有限的精力有些跟不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卢卡枕着自己的手臂陷入了睡眠,手指却不忘搭在斯蒂潘的手腕上。

斯蒂潘小心翼翼地抽出手,仔细端详了卢卡的面孔。他吓坏了,斯蒂潘在心里笑笑。可不是嘛,想想一年前的自己。他们只相差一岁,这还意味着斯蒂潘在卢卡还在训练营的时候便早一年加入了正规军营。聚少离多的一年里,看起来卢卡也变化了不少。斯蒂潘看上去像是身经百战的老兵,事实上他也有过五十多次的飞行经历了。再看看卢卡,斯蒂潘感谢自己提前来到这个世界的一年。

门外的护士小声敲了敲门,“我很抱歉,上士,但是……”

“我知道,嘘——”斯蒂潘朝护士眨了眨眼睛,“谢谢你亲爱的,请你也一定早点休息,好吗?”

小护士有点儿生气,脸有些红。她嘀咕了几句,说了声晚安,退了出去,并带上了门。

斯蒂潘侧过身,几个小时没有进水的嘴唇因为干燥而开裂,轻巧地划过卢卡的头发。面对着只留给他一个头顶的卢卡,斯蒂潘躺了下来。

“晚安,我的小雨燕。”


当他们已经习惯了为彼此包扎伤口的第三个年头,总算有些黎明的光芒穿透了好像没有尽头的黑夜。任务越来越少,危险程度却只增不减。

“卢卡?卢卡!”斯蒂潘没办法回头,但是在浓重的硝烟和火药味里还混进了大量的血腥气。

“妈的,”天空的战场上来不及有多余的感情,斯蒂潘没有回头,而是快速地手动换挡投弹,又兼顾着操纵飞机飞行,“等着老子用炮弹炸翻你们这帮狗娘养的混蛋!”

他眼睛红红的,死死攥着操纵杆,“报告总部,518号领航员,”他下意识的顿了一下,猛地侧过机身躲掉一排扫射过来的子弹,“卢卡中弹了,卢卡中弹了!”

轰隆隆的爆炸声让他听不清自己到底喊了些什么,但斯蒂潘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嗓子了。他嘶哑地嚷嚷着些下流话,投出飞机上的所有炸弹。

两人座的轰炸机上又多了几条弹痕,斯蒂潘勉强让一排扫射擦着机舱顶部飞过去,一个俯冲超地面扎过去。他听不清地面的指挥员说了什么,他仿佛已经丧失了理智,跳下飞机的时候飞机甚至还没有停稳;却又十分冷静的抱着体温正在逐渐流失的卢卡,直直地冲向小医院。

“别睡,卢卡,千万别睡。”

他们又一次在医院见面了。一个轰炸暂时停止了的早晨,斯蒂潘走向了躺在一排伤员中间的卢卡。而他自己,好极了,现在左胳膊也吊起来了。

大部分的人都还睡着,斯蒂潘放轻了自己的脚步,却看见了卢卡刚从睡梦中转醒,还蒙着一层雾的眼睛。

他小心地挪到卢卡床边,像小时候那样,只不过这一次他轻轻亲了亲卢卡的额头。然后他戳了戳卢卡贴着纱布的脸。

早安,我的领航员。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辛苦了!(土下座

我果然有自虐倾向,吃饱了撑的搞什么鬼au。

bug满天飞,想抽我就抽我吧,只求不打脸。

都怪官方视频,官方双飞行员视频简直帅到有毒。

真的变成年更了(远目

评论(4)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