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有点抑郁_嘿嘿嘿

【2Cellos】同居三十题(九)

#特工夫夫AU,略参照史密斯夫妇#

#大概是指挥员和行动队长#

#lo主今天也病的不轻#

#就想耍个帅,结果失败了#

#ooc红色预警,别吃坏了肚子#

祝食用愉快


9.相隔两地的电话


From: 卢卡

To: 斯蒂潘

今天几点到家?


From: 斯蒂潘

To: 卢卡

五点半左右吧,有安排?


From: 卢卡

To: 斯蒂潘

杜桑那小子的酒吧开业,六点,记得准时。


From: 斯蒂潘

To: 卢卡

嘿!我的煎鳕鱼怎么办!


From: 卢卡

To: 斯蒂潘

你是小孩子吗

下次陪你吃。


From: 斯蒂潘

To: 卢卡

…好吧。

那我在家等你。

爱你。


“咔哒。”

黑色的手机在手里转了个圈,锁上了屏。

六点,卢卡看了看手表——现在是下午三点半,应该来得及。

“准备好了吗卡奇?”

“直升机在顶楼平台。怎么,今天赶时间?”

“我…夫人今天有事找。”卢卡坏心眼的停顿了一下,一边忍不住笑了笑一边耸耸肩。

他从办公桌后面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做了大半天要锈掉了的筋骨。一手调试了一下左耳上的蓝牙耳机,另一只手抓起椅背上的夹克挂在肩上,卢卡直接朝玻璃门外的电梯口走去。

金色头发高高盘起来的女人在电梯上升到三十楼时站在了卢卡身边,她看起来像是个企业精英,至少也得是个什么老板的得力助手。卢卡目不斜视地盯着电梯门中间的那条缝,等待着身边看起来毫不相干的漂亮姑娘给他的装备。

“头儿给你订了六号包间,这是你的文件。”公文包交到卢卡手上,女人在三十二层离开了电梯。

卢卡掂了掂公文包,从侧兜里掏出墨镜戴上。六号,他眯了一下眼睛,这么简单的任务需要他出手吗?六号指挥员,作风浮夸,不喜欢按常理出牌,疯起来不是人,非四星及以上的任务不接——如果任卢卡这么说下去,他可以拉着你整整说说三天。实在抱歉,每次出六号任务都跟指挥不对盘的卢卡看了一眼表,看了今天的聚会要迟到了。


“豪瑟指挥,你的文件。”联络员,换句话说,跑腿的风风火火地把装着方案和资料的牛皮纸袋子拍在斯蒂潘的桌子上,斯蒂潘把杂志从自己脸上拿开的时候只看见了一个匆匆消失的衣角。

“有任务?”他从躺椅上跳起来,嘟囔着拿起棕色的档案袋。

“认真的吗?”尽管辛辛苦苦的联络员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了电梯口,还是能听到他的抱怨声,“就一个勉强到四星的狙击任务?”

上帝,他在心里祈祷着走进了电梯,别再让他这个薪水不高运气不好的倒霉实习联络员来给六号送资料了,自己进行动组之后会被整死的。但是他绝对不会想到,将来自己不但成了斯蒂潘的整盅对象,还被自己未来的,据说很正经的卢卡队长折腾到连恋爱都谈不成。当然了,这些都是后话,现在我们的小联络员已经乖乖的跟着负责人去检查线路了。

“嘿伙计!”隔壁的文森特探出头来,朝斯蒂潘扬了扬手里的一厚沓文件,每一张纸的抬头的有一排六颗浅灰色的星星,“如果不是我了解你的怪癖,我简直觉得你在炫耀。”

“来看看我的负责人是谁,”文森特划着转椅的滚轮出现在斯蒂潘面前,“哦,这下好了,还是那个好像装备都不要钱一样的靴子先生。”

“久仰大名。”斯蒂潘坐回到椅子上,翻阅着手里的资料。

“哈!”他突然拍了一下桌子,带着与不屑的语气明显不符的兴奋表情,斯蒂潘几乎要把那张印着负责人名字的纸捅到他可怜同事的眼睛里去,“你看看,我就是知道,文斯!”

“我就知道,又是这个该死的车头灯。”

“你是个疯子,斯蒂潘。”文森特转回他自己的小方格子里,他们看起来就像普通领工资的公司白领。

“谢谢夸奖,”斯蒂潘上扬着嘴角在键盘上快速的敲击着,顺便斜眼看了看电脑右上角的时间,“哦该死,今天晚上的约会要迟到了。”


“车灯车灯,听得到吗?”失真的电子音通过蓝牙耳机传过来,卢卡知道那不是六号的声音,但是他分辨出了那个轻快的语气。

“我想我不需要教您B-R-I-G-H-T这个词的正确发音是吗,六号指挥官先生。”他总是热衷于给自己起各式各样的外号,从来不肯老实地叫代号。

“还有五分钟到达目的地。”

“对表。”

这种默契让人感觉有种奇怪的熟悉感。卢卡扶了扶镜框,提着手提箱登上了大楼的顶层平台。“让我们来看看都有什么宝贝。”

果然,打开黑色的皮箱,里面是一套VSS的零件。卢卡瞟了一眼手腕上正在倒计时的秒表,迅速的开始组装枪械。枪不长,黑色的枪身和木质的枪托让风格变得有些混搭。一体式消声器让它看起来有点儿——卢卡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应该说是他不太热衷于暗杀。十次有八次都是你跟着我啊,辛苦你了伙计。卢卡的手指擦过枪管上一道细小的划痕,他揶揄地笑了一下,把另外两把袖珍勃朗宁M1906收进衣兜里。

“就位。”卢卡趴在天台围栏后面,两只手端着枪,瞄准镜里的红色十字中心稳稳地定格在对面楼的11层窗户旁边的沙发上。

“嘿伙计,放松点儿。”

妈的,又来了。卢卡在内心腹诽了一句脏话,为什么这个指挥员的嘴就是停不下来呢,为什么六号是指挥员呢。

“来点儿音乐吗布莱特先生?”

“没兴趣。”卢卡显然不想理他,蓝牙耳机里却响起了大提琴的背景乐。随着时间一点一点流逝,提琴悠扬绵长的音色让卢卡差点儿端着枪睡着——直到有人走进了那个房间。

“嘿探员,醒醒。”背景音乐切换成了电子音,“我们的客人到了。”

卢卡打起精神,一个棕发的中年那人坐在了靠窗的沙发上,而瞄准镜的红色十字正好对准了他的太阳穴。他的瞳孔骤然收缩了一下,左手调整了一下姿势,紧紧地托住了枪身,右手食指悄悄地搭上了扳机。确认了万无一失,准备扣下扳机时,瞄准镜里一个黑色的背心挡住了卢卡的视线,有人站在窗前正准备关上窗户。一切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卢卡来不及收回扣下扳机的手指,因为穿过了消声器而变得毫无声息的子弹斜擦着打碎了玻璃窗,声音在这个闷热而慵懒的下午显得格外突兀。

“混蛋。”卢卡骂了一句,凭着身体的本能在玻璃碎掉的一瞬间缩回天台的大理石立柱背后。可以清楚地听到对面的楼一片混乱,枪声混杂着吵闹声,自己的藏身之所不会隐藏太久。

“探员,任务终止,请迅速撤回。”耳机里的声音也变成了认真的语调。

“听到请回复,任务终止。”

“不可能。”斯蒂潘的耳机里传来卢卡变得粗重的呼吸声和变了音调的否定,“我今天一定要杀了他,两把手枪足够了。”

“卢卡,听我的,现在立刻撤出来。”

“什么?你是——”

“嘿,亲爱的,专心。现在你只需要专心。”

“既然上错菜了,那我们就附赠一份煎鳕鱼以表歉意吧。”

卢卡手上麻利地收拾拆解着VSS,长时间以来和六号合作那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今天终于得到了验证。

“出了门不要上电梯,走左手的楼梯,下到五层换成背街面的防火梯。”音调奇怪却带着安抚力的电子音。


卢卡足够快,而对方却还是察觉到了对面不寻常的动静。

搜罗这个暗巷的人只有十个,却还是比卢卡一个人要强得多。他左手握着仅剩两颗子弹的小手枪,屏息站在拐角处的墙后面。脚步声在接近,他不知道自己有多少胜算,这里的枪声绝对已经引起了不小的注意。对方有枪——虽然准头并不是太好——而他的右手大臂上被打着旋的子弹擦了过去。

还不等卢卡转出藏身的掩体,巷子口传来了改装马达的轰鸣声。接着是纷乱毫无头绪的枪声,噼里啪啦的撞击声,还有让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声。

卢卡手握紧了枪,小心翼翼地探出头,从那坑坑洼洼却依旧可以算是大致完好的车身就能看出来——那是一辆黑色的改装轿车, 。

“等久了吗,甜心?”车窗被摇下,斯蒂潘头上挂着一幅有些傻气的墨镜,“真是抱歉,你瞧,我还没考驾照。”

“这没关系,”卢卡松了口气,钻进了车里,“事实上,一点儿也不。”他丝毫不觉得自己刚脱离了死亡边缘,又上了另一条没有安全保险的贼船。

斯蒂潘凑上去给卢卡系上安全带,从他嘴边顺走了一个浅吻,“看来我时间刚好。”

他看了看后视镜,心情好的不像话。

“我们今天就放杜桑鸽子吧,管他呢。”一边倒车,斯蒂潘侧过头,瞥到卢卡破天荒的没有服帖的收在夹克衣领下的衬衫领子,嘴角的弧度又上扬了几分——后果就是车尾“咚”地撞上了墙。

“哦我的天,”斯蒂潘挑挑眉毛,换了个档,“这绝对是个意外——”

“看在上帝的份上,”卢卡打断了斯蒂潘的话,按着他的头转回正前方,也许他现在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拜托,好好开车,我还想多活几年。”

“那是当然了亲爱的,”前方绿灯亮起,斯蒂潘转回头,踩了一脚油门,“今天请你吃全海岸最新鲜的煎鱼排和烤扇贝,顺便讲讲你和我们的客人之间的故事,好吗?我在布莱特酒店订了桌——”

“六号。”他还是忍不住朝卢卡邀功似的笑了笑。

身后那条街上的建筑发出了一声不小的爆炸声,一辆保险杠上蹭出两个长长的黑色印迹的小轿车七扭八歪地绝尘而去。


TBC

感谢各位看客亲友老爷们!

撸完发现bug要上天了...任何不合理的地方请务必告诉我(土下座

虽然整篇文看起来都挺不合理的

讲一个撸完才想起来的脑洞...大概就是卢卡之前和斯蒂潘一起执行任务,结果就那个楼爆炸了什么的卢卡以为斯蒂潘和那个棕发老总同归于尽了,然后这次又看见了杀夫(?)仇人。这次是行动卡和指挥斯第一次合作,总之就是认出来了,很激动,然后斯蒂潘帮卢卡逃出重围顺便杀了炮灰小棕。他们性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Live happily ever after.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lo真是个大智障,废话奇多无比。

忏悔一下,我觉得是我脑洞圆不上(毕竟是个洞),表述能力又很烂的锅。

Hang me O hang me...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