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有点抑郁_嘿嘿嘿

【2Cellos】同居三十题(八)

#音乐学院AU#

#这回全是我瞎编的#

#官方太大手,官方爸爸的狗粮太好吃#

祝食用愉快


8.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No.1

斯蒂潘拖着行李站在公寓楼下,隔着距离就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悠扬婉转,音韵低沉。

他皱皱眉,一间宿舍里可容不下两个大提琴手。

 

No.2

“咚咚咚。”

琴声戛然而止。

斯蒂潘有点儿幸灾乐祸,他知道这种,拉琴拉到一半被人打断的感觉。

就好像做到一半,教授突然给你打电话一样。

不爽,特别的不爽。

但是他不关心。

 

No.3

未来室友的脾气意外的好。

斯蒂潘十分自然地把自己的一个小箱子递给了穿着拖鞋的男生。

哎呀,好像还没有问名字。

 

No.4

一套公寓里没有两把大提琴。

一把提琴是音乐,两把是地狱魔音。

音乐学院的公寓楼是群魔乱舞,最新型声波武器。

今天楼上的架子鼓手也把他的一套锣鼓敲得震天响。

 

No.5

早起是痛苦的。

早起对卢卡来说是十分痛苦的。

尤其是在早餐的香味儿里起床。

对卢卡来说,这不能称之为痛苦,这得叫致命。

这是唯一能看到卢卡迷糊的表情的时候。

斯蒂潘转过身,端起吃完的盘子和刀叉,嘴上勾起了一个笑容。

 

No.6

直到斯蒂潘撞上门,眯着眼睛的卢卡也没看清楚他的表情。

困啊。

他吸吸鼻子,饿啊。

 

No.7

收拾收拾,抹了一把脸,卢卡走进厨房。

说是厨房,其实只要一个水池,一个小冰箱,还有一个电子炉。

打开冰箱,门上一只孤零零的鸡蛋。

最后一只,算你有良心。

卢卡在心底里给室友加了一分。

还有一盒巧克力奶,再加一分。

嗯,现在变成正数了。

 

No.8

今天上午没课,卢卡挺高兴。

活动了一下胳膊腿,出门买了杯摩卡。

想了想,顺手给室友买了两盒牛奶。

天气不错,晴天。

 

No.9

冰摩卡放在桌子上,一把椅子,一把琴。

琴弓握在手里,没有室友就是清净。

卢卡高高兴兴地把琴弓搭在琴弦上。

手指一用力——

隔壁的长号怎么又开始响了。

 

No.10

索性背起了琴包,门一撞。

长号算什么。

我去学校练琴室。

 

No.11

中午一点左右,吃午饭的时候。

琴房静悄悄的,好像大家都约好了去吃午饭。

也对,吃午饭的时候嘛。

卢卡叹了口气,把攥在手里的巧克力奶盒扔进垃圾桶。

 

No.12

倒也不是完全安静的。

远在大门口,一丝细小又不明显的颤动就牵制着卢卡的神经。

弓弦颤动的声音。

他再熟悉不过了。

可以嘛,没想到学校里还有这样的高手。

卢卡挑了挑眉,收紧了琴包的带子。

 

No.13

走进这个建筑,声音就更明显了。

悠扬,带着随性。

卢卡皱了皱眉,根本没有章法哪里学来的山寨曲子。

空旷的楼里回响着乐曲,他好像没关门。

嘁,没素质。

他眨了眨眼睛,忍住了没翻白眼。

 

No.14

卢卡没有上楼,而是在一楼对角的位置,找了一间空屋子坐了下来。

坐在椅子上,拿出他的提琴。

他也没有关门。

头顶上的乐声就这么似远似近地飘进来。

 

No.15

弓弦交错,两把琴却莫名其妙的拉出了一个和弦。

好像约好了似的。

声音低沉,色调明亮。

就像阳光拨开了乌云一样,让人心里一暖。

舒服。

 

No.16

琴声停顿了一下。

一瞬间整个楼万籁俱寂。

安静的像一个只存在于想象空间里的纯白世界。

连呼吸的声音都是吵闹。

 

No.17

人们总说,暴风雨前的海面格外平静。

提前吃完午饭,刚刚踏入练琴室音波波及范围的同学们说,是啊是啊。

古人诚不欺我。

上一秒的安静,是下一秒地狱魔音的前奏。

 

No.18

一个是不羁的急性发挥,一个是中规中矩的古典名曲。

只是现在不是合适的感叹琴技的时候。

学生们连拖带拽,背着自己的乐器飞快的闪进了小琴房里,关上门。

砰砰砰砰砰——

世界清净。

 

No.19

以一个别扭又滑稽的和音收尾。

琴音戛然而止。

整栋建筑里是纷乱又细小的乐声。

理想空间终于落回到现实世界。

各种乐器混杂在一起,各种风格的声音混杂在一起。

单单少了两把大提琴。

 

No.20

砰。

砰。

世界真清净。

 

No.21

斯蒂潘吸了一口气。

没看出来,这小子技术不错啊。

活动了一下肩膀,琴弓又粘上了琴弦。

手指波出了几个单调的音符。

以后的生活大概是不会单调了。

 

No.22

卢卡利索地收拾好自己的琴。

揉了揉自己的手指,因为琴弦的摩擦变得有一些红。

哼。

虚张声势。

又降回负数了。

 

No.23

进了教室,他还是那个规规矩矩,拉着天鹅之死的卢卡。

这才是正经的大提琴。

他心里想着。

划出的衣服像小猫的收起了指甲的爪子。

软软的,毛茸茸的。

撩拨人的心思。

 

No.24

斯蒂潘背着提琴。

一路上踩着夕阳的影子。

他朝着旁边不知道是笑红了脸还是羞红了脸的小学妹打了个招呼。

眨眨眼睛,他笑着。

真是漂亮的琴音啊。和他的声音也很衬。

然后他又朝着路旁的一颗小树笑了笑。

 

No.25

基于斯蒂潘神一般的音乐喜好,卢卡表示他的意见可以不予理会。

斯蒂潘耸耸肩,可是我就是喜欢地狱魔音啊。

他挺高兴,从座椅后面翻出大提琴。

我给你来一段。

刺啦——刺——

真像羊叫*。卢卡偷着朝录像师摇摇头。

 

No.26

卢卡收好了琴,夏天的七点半,天还是一样的蓝。

明天也是好天气呀。

他高高兴兴地给了路边的小树一个微笑。

藏在树丛里的松鼠彻底红了脸。

 

No.27

走回公寓楼,天是淡淡的灰蓝色。

天要黑了。

楼道里的灯出了些问题,一闪一闪的。

看不真切。

 

No.28

“你!你是谁啊!”

卢卡掏了半天,什么也没掏出来,只好把提琴护在身后。

公寓门口蹲着一个形状奇怪的生物,小小的头,长长的脖子。

哎,不对。

那是斯蒂潘的提琴包。

 

No.29

卢卡一边开门一边朝后面瞟去。

“你蹲在这儿干什么?”

“啊?哦。”

“这不是,那什么,我没带钥匙嘛。”

 

No.0

“哎,重新认识一下。”

“斯蒂潘·豪瑟。”

“卢卡·苏里科。”

窗外是晨昏交替的时刻,光线柔和。

少年人脸上的笑容却是分明得一清二楚。


TBC

感谢看到这儿的大家!

*羊叫这个梗我记得是一个采访视频里面提到过的。总之是虐狗的调侃...

不说废话了,上狗粮!吃我安利!

一个提琴组的虐狗采访记录

评论(2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