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有点抑郁_嘿嘿嘿

【2Cellos】同居三十题(六)

#脑残又没有道理的现代AU#

#千万不要认真,一如既往的ooc,不遗余力地跑题#

#我真的不是伟大的艺术家们很懒的意思#

#我自己火星带过来的sterotype,不适用于正常人类#

#lo主实在太怂,文笔也不好,提琴组的同居设定一直都是合租#

祝食用愉快


6.大扫除


男人,拉大提琴的——好听点儿的简称叫艺术家。

男艺术家。有名吗?哦,不认识。在普通大众的固有意识里这个词基本可以和懒,邋遢,毫无规律的生活和杂乱无章的房间划上等号了。

至于事实——下午一点,穿着从淡蓝洗成白色的短袖T恤和两个腿上都是兜儿的运动型短裤席地坐在小客厅中央的卢卡突然想起了母亲前些天给自己发来的这个链接,至于事实嘛,还真就是这么回事儿。

他抹了一把脸,看了看自己的四周:乱七八糟的乐章,洒得满地都是;吃完的饭盒外卖披萨盒子摞起来三层,斜扣着盖子,离垃圾桶不过半米的距离却还是被固执地留在了桌子上;从沙发搬家到地板多年,看不出颜色的坐垫;哦对了,最后的最后,还有躺在床上的,他亲爱的室友兼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斯蒂潘·豪瑟先生。

合租的房子不大,平时经常清扫一下表面,两个人很少(准确的讲应该是,从来都不)做大扫除。至于原因,这可能要算雄性生物的一种通性。

而且,事实上他们见面的时间都少的可怜。卢卡是个正直的,七点出门五点回来,生活十分规律的人。他是个从音乐学院毕业的白领。对,一切都很正常,除了这个硬搭上去的前缀。斯蒂潘,当然了,他也是一个十分正直的,夜间工作者。他是个音乐家,不怎么出名的那种。有时去咖啡厅赚个外快,晚上则在吵闹的酒吧里拉着他不伦不类的摇滚大提琴。早出晚归和晚出早归,互相都只能留给对方一个埋在被子里的后脑勺和一张空了的床。

综上原因,在快两个月的时间里,他们——甚至连卢卡这种稍微比较爱整洁的人——都没有提出过要做什么大型的清洁工作。

而现在,卢卡坐在客厅中央,突然觉得无论如何也必须要扫除了。

突发奇想的起因,可以一直追溯到两天前。

 

星期五的早上卢卡轻手轻脚地爬起来,却意识到其实并没有这个必要——通常直接睡到吃晚饭的人正整装待发地站在卧室门口,身上背着他钟爱的大提琴盒子,盒子的边角都有些蹭上乐灰。差点儿忘了这家伙也是个拉提琴的好手,卢卡揉揉眼睛想到。揉着眼睛,他才发现站在门口的斯蒂潘有些什么不一样——他是从哪里找出来的这一套西服?卢卡一直以为他的衣柜里只有夹克和牛仔裤来着。

“这么早,你要出门?”早上起来的声音不像平时那样清朗,有一股从梦里带出来的沙哑。

“噢,是的。抱歉抱歉,是我吵醒你了?”

斯蒂潘的手指卷起了盒子上的黑色带子——那真是一双漂亮的手呀,就像,就像大提琴的线条那样漂亮——卢卡迷迷糊糊的一边站起来套衣服一片朝那边瞥去。

“不,不,没关系的,”卢卡穿着短袖衫,跻拉着拖鞋走过去,“别介意,正好我也是要早起出门的,还想跟你说呢,我可能得出去两天。”

“是吗,”斯蒂潘松了口气,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带“我也是要出门的,不过我早你一个晚上回来。”

卢卡给自己倒了一杯牛奶,放进微波炉里。斯蒂潘在门口又站了一会儿,检查了一下那个小到不好意思被称之为行李的手提包,转过身向卢卡道别。

“那我们下周见咯,再见。”

“再见。”

卢卡刷了牙,端着牛奶坐在沙发上,面前有一盘煎培根和吐司。

哦,刚才忘记问他有没有吃早餐了。

 

再次见到卢卡,斯蒂潘正处于一个无法在脑内处理信息的时刻。

聚光灯之下,是久违的舞台。一声低沉,优雅,带着哀伤的叹息,熟悉的音色和不熟悉风格将他的精神拉回了现实世界。台上坐着的是他认识了一个月的室友,勤勤恳恳的白领卢卡·苏里科。斯蒂潘抱着自己的提琴,坐在台下有些发愣。这是我室友吗?我室友怎么来了?他不是白领吗?他提琴拉的这么好?

不对,卢卡居然会拉提琴?

斯蒂潘拿出手机确认了四次日期和时间,然后又回头确认了门口摆着的,在灯光和距离影响下依旧能看得清上面“Cello”几个字母的宣传挂画。又一次确认了时间之后他迅速翻手机确认了比赛委员会发给他的通知。

同样是西装革履,穿的一丝不苟的卢卡环抱着提琴,手指擒着琴弓,旁若无人地坐在灯光里。现场很安静,大提琴的音色低沉又带有安抚性。音符像森林里逐渐弥漫上来的雾气一样包裹了不算很大的音乐厅。卢卡是在演奏,但是斯蒂潘觉得他是在自娱自乐。那是属于他一个人的世界。别人不懂,可是斯蒂潘觉得他懂。当他的手架起琴,他就懂了,他们是一样的人。

斯蒂潘坐在台下,穿着这的西服领口和袖口都已经解开了两个扣子。他想看看这个伪装成白领的音乐家琴音里的世界。

一声高昂的嘶鸣,琴音把全场从梦幻一般的仙境里震得险些灵魂出窍。台上柔美的乐曲戛然而止,卢卡眯起了眼睛朝台下看去,在离他很近的地方——顾不得正冲着他的灯光,卢卡猛然睁大了双眼——他一直以为的“半吊子”室友斯蒂潘,拎着提琴和琴弓,像个战士一样冲上了台,拉着椅子坐在了他旁边。

像击剑场上的剑手,斯蒂潘举起又落下了琴弓。

 

一场速度和技巧的对决,音符毫无顾虑的碰撞。像人类祖先最野蛮的天性,他们只想要一场酣畅淋漓的厮杀。同时停在最后一个音符,他们同时吐出一口气,在小音乐厅里有限又热烈的掌声中,相视一笑。

这是他们两个人第一次这么长时间的正面交锋,不相上下。卢卡似乎隐约遇见了在未来,不是在格子间里,不是在午夜的酒吧,不是独自一人——在更大的地方,他们一起。

“嘿,卢卡。”

“嘿,斯蒂潘。”

      

卢卡背着琴,站在客厅里,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一场梦。或者也可能梦还没醒。

被风吹起来的窗帘扫落了堆在一起的几张纸,地上到处飞着被风吹乱的乐谱。窗户大敞着,卢卡以为进了小偷,然后看见了一起一伏的被子。

“嘿,斯蒂潘,醒醒。”正午,艳阳高照。斯蒂潘裹着被子翻了个身。

艺术家?行行好,这就是两个不出名的,每天混日子的拉琴的。卢卡摇摇头,卸下自己的提琴,放在墙边的地上,靠在了另一把的边上。

这个月大扫除这一天,斯蒂潘·豪瑟也从早晨睡到了吃晚饭。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

不能算一见钟情吧...感情要慢慢培养,只能说是突然碰上了和自己志同道合的,好同志(x

ooc,烂尾,跑题。再次道歉。正主比我甜多了!!帅多了!!好汉干了这碗安利!!

评论(6)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