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有点抑郁_嘿嘿嘿

【2Cellos】同居三十题(五)

#演艺圈AU,其实我一点儿都不懂#

#谁家演艺圈长这样?!我跟你港这是火星演艺圈#

#全是瞎胡扯#

#杜桑·克兰耶克,2Cellos非常驻鼓手#

#好死不死我到底为什么要选这个AU?!#

祝食用愉快


5.做饭

 

“请原谅,但是我实在是不懂,你租房子租个带厨房的有什么用吗?”一进门,卢卡·苏里科——管不上还提着大包小包,背着双肩背,左手还拉着一个不能说轻的行李箱——看见右手边的厨房就朝坐在客厅里的斯蒂潘嚷嚷了一嗓子,“哦,我绝对没有质疑你做饭能力的意思。”

一句话说的咬牙切齿,提着包的手勉强抬起来,还试图想做一个手势。

斯蒂潘窝在沙发里,眼睛直盯着电脑,头都没抬,认认真真地看着他的电影,“你住不住?话真多。”

卢卡瞟了他一眼,泄了气,拖拉着背包往里屋走过去。公寓不大,客厅和卧室一样小,一个厕所一个厨房,全齐。上帝作证,房价倒是要逼死人一样的贵。他摇头晃脑地放下了背包。没办法,谁让他们占了个好地段儿呢。

卢卡走到窗前,刷地拉开窗帘,让阳光透进来。天地良心,斯蒂潘这家伙有多久没收拾房间了,他皱着眉头打开窗户。

从窗口望下去,这是个十分安静的街区,而一条街外,确实这个城市最繁华的商业大道。每天晚上灯火通明,热闹的声音却是一点儿也不影响这里。连卢卡也不得不承认,眼睛真毒。

牙刷,牙杯,衣服,电脑。卢卡从包里把东西一样一样地掏出来摆好,码的整整齐齐。看了看斯蒂潘床上,皱巴的床单,一团被子堆在床头,床缝里塞着一只可疑的袜子。

卢卡现在简直想转身摔门走人。

抱怨归抱怨,这公寓他还是住了进来。

“看什么呢?”午后的阳光正好,卢卡抱着他的笔记本电脑挤进沙发里,长腿一搭,还没打开他自己的电脑,先歪着头瞄了一眼斯蒂潘的屏幕——那部电影是他向来钟爱的意识流——画面倒是很唯美,风吹过的一片杂草。他耸了耸肩,自觉地闭上嘴,没有继续问下去,免了又要被骂没有文化的麻烦。

各自对着电脑敲敲打打,卢卡屏幕上打开了一篇文档。

“剧本啊?”斯蒂潘斜了一眼,又把注意力转回到自己的电影上去。

“嗯。”电脑的白光映在脸上,“我后天试镜去。”

“又是男十号开外?”

“……十二号。”

 

那天是个大热天,刚打开门就是一股热浪。卢卡戴着一顶鸭舌帽和一副墨镜,早早地就出了门。

虽然是个小角色,还真有三四个竞争对手。卢卡试演的是一个十七世纪的诗人,多情,有才,穷困潦倒,爱慕着女主人的美貌——翻译一下,众多炮灰中比较出挑的一个。

天气闷热,让人喘不过气来。卢卡穿着一身掉了色的礼服——这个诗人内心十分自负,舍不得脱下他这身皮囊。衣服有繁复的领子,还打着一个紧绷的领结,勒得卢卡直想翻白眼。刚补好的妆他稍稍一动又除了一层薄汗。

作为女主人的宾客,他穿着一身寒酸的衣服,一声不吭地站在舞厅的角落,举着一杯基本没有动过的红酒。烛光昏暗,又或许是他本就和这个屋子格格不入,诗人几乎要与那镀着金墙面融为一体。这一幕没有过多的台词,主要是内心戏。卢卡的低垂着眼睛,又长又翘的睫毛不规律儿快速地颤抖着,投下了不安和挣扎的阴影。右手拖着高脚杯,里面透明色的液体一圈一圈地打着转儿。

卢卡的内心就像他的表情一般纠结——我什么时候能红啊?

出乎意料的被选中了。

 

出了片场,外面竟然下起了淅沥沥的小雨,天气还是那样的闷热,雨丝毫没有起到降温的作用。熏风带过来一片水雾,卢卡拎着黑色的皮包,走在湿漉漉的街上。卢卡叹了口气——诗人啊诗人——他仰起头,灰白的天空让人十分沮丧——怪不得人家小姐不喜欢你,碌碌无为。

回到小公寓,蹬了脚上的鞋,顾不得还湿着头发,就栽进了床里。外屋是纷乱的脚步声混杂着枪声和喘息声,不知道斯蒂潘又在看什么电影。

“卢卡?”

声音一下子都停了,连窗外的雨声都静了三分。雨丝绵软无力地打在地上,留不下一点儿痕迹和声响。

斯蒂潘把笔记本扔在沙发上,在房间门口伫立了片刻。床上趴着的卢卡只留给他一个有点儿落寞的背影。说落寞是过了,就像是这个细雨飘摇的阴天,雨不大,带着些小情绪。斯蒂潘没说话,眨眨眼睛,直接转身拐进了一墙之隔的厨房。住了一年多,他对这个极少涉足的空间还真有点儿陌生。胡撸了一把要挡住眼睛的头发,斯蒂潘毅然决然地打开抽屉,拿出了菜刀。

趴在床上的卢卡听着隔壁厨房里的声音,在心里小小地松了口气,闭上了眼睛。 

 

“卢卡,吃饭啦。”

“唔…”朦胧之间听见有人叫自己,卢卡翻了个身,迷糊地睁开眼睛。屋外的雨已经停了,他转头看了看要黑下来的天幕,自己居然睡着了?

恢复清醒的意识时,卢卡正坐在餐桌边上,机械的往嘴里扒拉着饭。他晃了一下,突然呛了一口,才看清楚盘子里的是什么东西。

“斯蒂潘啊,”卢卡放下叉子,“这个…菜谱谁给你的?”

“啊?”斯蒂潘摸了摸鼻尖,插起一节芹菜,“杜桑啊。”

“……哦。”

卢卡瞟了一眼桌子上那张可怜的像他兜里几张纸币一样皱皱巴巴的白纸,默默地揣在兜里收了起来。

“我还是去做点什么别的吧。”斯蒂潘的厨艺加上杜桑的口味让卢卡怀疑了一下人生。

进了厨房,从冰箱里取出一桌子的食材,卢卡的感知里终于多了些真实。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街道上亮起了一盏盏明黄色的灯光,扫走了他心里飘飘荡荡的失落感。

一手又快又好的刀工把一整根白萝卜切成了小块,一小堆手撕的圆白菜片和半块切成片的西红柿,边上的碗里还有处理好的牛肉,带着一些料酒的香味。 电炉子上的水一点点沸腾起来,卢卡把碗里的肉和砧板上的蔬菜倒进去,在水里被冲的起起伏伏,颜色正好。

趁着汤还在烧,卢卡扭开另一个电炉子,架起平底锅,先化了一块黄油。简单煎了两块牛排,鉴于两个人不是吃外卖就是饿着不吃被折腾的十分不健康的胃,他看着牛排熟的快糊了才盛起来放进盘子里。浇了一圈红酒,算是正式完成了。

左边的糖也已经泛起了红色,香味儿飘出了,引得苏里科大厨的胃直叫。他拿起勺子尝了尝咸淡,有尝了尝牛肉炖没炖烂,再尝尝那个萝卜入味儿了没有——直到尚存的良知和理智及时的阻止了他把一锅汤都尝没了的举动。

熄了火,关上抽烟机,热热闹闹的厨房安静下来。卢卡用布垫着,端起锅往外走。米白色的桌子上散着一片薄薄的洋葱皮,剩余的番茄,洋葱和马铃薯堆在角落里,安安静静。

卢卡回头看了一眼,满意的眨眨眼睛,啪的关上了灯。

“吃饭吧。”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owo

觉得有什么bug请尽情地抽我。

还有就是...我根本不会做饭?!

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你们还是抽我算了...

评论(8)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