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有点抑郁_嘿嘿嘿

【2Cellos】同居三十题(四)

#彻底私设,完全AU#

#背景是18·瞎扯淡·世纪,lo主历史零分#

#短小,严重跑题,完全没有达到想要的效果,一个大写的渣#

#写不出两个人秀恩爱水平的万分之一,狗带#

#打人不打脸#

祝食用愉快


4.一方的起床气

 

起床气,跟女人的脾气一样无法预测。

 

斯蒂潘猛地睁开双眼,他跳起来,赤着脚踩在木板地上,吱呀的一声。拨开繁重的窗帘,阴天,屋外的潮气仿佛也要透进来,于是他赶忙拉上了窗帘。整个屋子瞬间回到之前的一片漆黑,只有垂着的窗帘底下露出一点儿光亮来。

暴躁,和恼羞成怒,斯蒂潘在不大的房间里来回踱着步,屋外的不知名噪音持续的传进来,一直钻到他脑海深处。一把抓起小木桌上的老旧怀表,指针直直对着花体罗马数字五。一头倒回床上,手盖在眼睛上,疲惫席卷了全身。嗡鸣的噪音搭配着耳边怀表的滴答声,斯蒂潘攥紧了手里的怀表,高高抬起手,手颤抖着想把表摔在墙上,却又突然卸了力一般的把怀表放回床上。怀表的表盖里面有一个突兀的划痕,显然是经常被主人用手指摩挲,只隐约见一个大写的“L”。

斯蒂潘闭上眼睛,他觉得有点儿累。好像昨天他还是那个小镇上的男孩儿。

离乡人停下来,想找个歇脚的地方,却发现身处人海,再没有他可以回去的地方了。

 

一个北方的小城里,好像时间都被冷空气冻得不想向前迈步。抬起头像天空呼出一口气,看着白色的水汽弥漫开来,再消失于云朵之间。卢卡戴着连指手套,扣在自己冻得通红的耳朵上。长长的睫毛不停地颤抖,他讨厌阴天。活动了一下脖子,卢卡急急地往回走着。冬天的下午,即使是星期五,路上也没有什么行人——这真是太冷了——他把手放进大衣口袋里,努力不让路边飘过来的咖啡香味分散自己的注意。

他急着赶回去。

今天早上,卢卡和邻居家的斯蒂潘大吵了一架。从来没有吵过这样的架,险些动起手来。卢卡气得连早饭都没吃,摔了门就从家里跑了出来。他讨厌阴天,让人的心情也变得阴沉。卢卡独自一个人在河边一直坐到了六点钟声敲响的那一刻。

他突然慌了。

 

“呼…”卢卡撞开斯蒂潘家的门,扶着门框撑着膝盖喘气,冒出来的白雾模糊了他跑的通红的脸,“斯蒂潘,哈,你…”

他突然愣住了,几乎连气都忘了喘,脸憋得更红了起来才大喘了一口气。小房子里干干净净的,像是从没人住过,门口立着两个大大的行李箱。

“斯蒂潘?”

“卢卡。”

卢卡记起来早上吵架的原因。斯蒂潘说他要离开了。

从小他就这么说。终究这个北方的小镇锁不住他,自己也不行。当然不行,卢卡在心里自嘲了一下。他只是想不到这一天来的这样快。

“我…我送你吧。”

 

本就少有行人的路上,夜晚更是萧条。昏黄的路灯之间还隔着很远的距离。两个青年,一人拎着一个箱子,一前一后地走在路上,一言不发,在冷冽的寒风里更显得沉默。

“你想好去哪里了吗?”火车站台上没有一个人。这实在是个小城市,不过谢天谢地,这里还有个火车站。两个人并排坐在冷冰冰的长椅上。

“不知道。四处走走吧。”斯蒂潘仰靠在长椅上,盯着远方的一颗星星,他眼睛里满是希翼,“外面的世界啊......”

他说着说着噤了声。

“早上的事,对不起。”

卢卡有很多想说的话,可是他现在不想说了。火车鸣笛的声音夹杂着明晃晃的灯光,他笑着站起来,抱了一下斯蒂潘。

“给我写信吧——”他喊道,“我一直都在这里。”

那是斯蒂潘最后一次见到卢卡,他眼睛里有着和自己一样的希翼。

 

像斯蒂潘答应的那样,他开始给卢卡写信。

“亲爱的卢卡,我在巴黎给你写信……”

“亲爱的卢卡,今天看见了一把很漂亮的提琴……”

“亲爱的卢卡,也许我会在这儿定居也说不定……”

“亲爱的卢卡,希望你一切都好……”

“亲爱的卢卡……”

“亲爱的卢卡……”

每到一个新的地方,每遇到一个什么人,发生什么事,他就会给卢卡写信。有时洋洋洒洒的几页信纸,有时只有一句问好。好像他们之间隔着的不是千山万水,而只是那一堵棕红色的砖墙。那么远,又那么近。

即使从来没有回信——当然了,也不可能有回信——斯蒂潘却十分笃定在这几张薄纸的对面,有一个人在读,有一个人在笑。

他几乎可以想象出来,卢卡手里捏着信纸,脸上带着的笑容。他总是喜欢那么笑。

怎么就回不去呢?我把归宿握在手里。

斯蒂潘走到窗边的桌子旁,拉出椅子,从抽屉里拿出那支黑色的钢笔。他沾了沾墨水,在铺好的信纸上写到,“亲爱的卢卡……”


TBC

谢谢看到这儿的各位w

这个点儿...大概也就火星的情人节还没过完吧(死人脸

但是不用怀疑 @星晴_蕊心之海 亲爱哒我还是特别爱你的!

记一个关于这一篇的脑洞吧,写完了想起来了,完全AU设定。

卢卡是小镇的守护者(...我知道听起来极其脑残...),所以他是不能离开的。斯蒂潘嘛,是个旅者,注定会离开这个小镇,离开家乡出去闯荡的。哦,因为他比较浪(x

没了。

评论(9)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