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有点抑郁_嘿嘿嘿

【2Cellos】同居三十题(三)

#强调一下,全是私设,请当做AU看待#

#跟真人,毫无关系,请当做AU看待#

#时间轴城市完全错乱,请当做AU看待# 

#提琴组太可爱了我这个渣文笔真是写不出千分之一,请当做AU看待#

#越翻越觉得对不起党和人民我私设怎么这么多,请当做AU看待#

#最后,这是一个有病的lo主,请当做AU看待#

祝食用愉快


3.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啧。

穿着T恤的大男孩儿拖着个不大的行李箱从那栋明黄色的房子里走出来,犹豫了一下,在笔直的马路上左转,头也不回地走过去。夏虫鸣叫的声音衬得夜晚的老城区格外安静,青年走路还带着节奏,嘴里哼着一首不知名的小曲儿,步伐随着调子一摇一摆,晚风都被他的愉悦带着跳起了舞来。他背着大提琴,拖着行李箱,走过一盏又一盏路灯,影子变长后又变短,好像他正走在一条没有尽头的旅途上。

对于这座待了一年多的城市,他也谈得上熟悉,不知不觉地一路来到了中心公园。青年活动了一下脖子,伸了个懒腰,走进去随便坐在了一把长椅上——好在今天晚上公园人不多,没有流浪汉跟他抢椅子。

饶是卢卡·苏里科,音乐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天才大提琴手,此时也不得不为自己可能要露宿街头而感到担忧。他把提琴放在自己身边,哎,这离了空调屋可苦了你了,卢卡皱皱鼻子,摸了摸提琴盒子。


四年前他和斯蒂潘在萨格勒布的飞机场分别的时候,也是深夜。阴天,淋着毛毛雨,洗去了两个少年人脸上的离愁,志在必得。

“你的飞机要登记了?”长时间的沉默之后,斯蒂潘听到了广播,他把手机放进大衣兜里站起来背好了自己的提琴。

“嗯。你的不也是吗。”卢卡也收起了两条长腿,站了起来。 

两个人的飞机同时起飞,却是不同的目的地。

彼时两人还是一般的高度,斯蒂潘抬手像小时候那样整了整卢卡的围巾——他总觉得大一岁也是哥哥——把卢卡的脖子围了个严实。他拍了拍卢卡的肩头,却说不出离别的话。

“嘿斯蒂潘,”卢卡张开手臂,给了他一个拥抱,简单又温暖,“到了联系啊,我来不及啦我得走了。

说罢拉起小箱子风一般的朝登机口跑了过去。

斯蒂潘笑了笑,调了调提琴盒子的背带,转过身朝相反的方向,自己的登机口走了过去。

没人回头,也没说再见,走的时候带着满心思的期盼。一别四年。


舞台,聚光灯,掌声,那个时候卢卡是真的相信自己有足够的能力在这个城市生存,甚至是生活下去了。他在掌声中放下琴弓,像四年一直以来的那样,习惯性地瞟了瞟身边——尽管那儿什么人也没有——带着骄傲和不屑的微笑。等着排队拿我的签名照吧。

当然有人提醒过他话不能说太满,卢卡给忘了。一干二净。

年少不知道什么叫愁绪,可是这一条路走的却着实艰难。

辗转之间,两个人又到了同一个城市。但是他们却都默契地没有点明,寥寥几句话竟然就这么过了一年。同在这一片土地上,他们却没有见过面,默契地选择了沉默。

当年灯光下的骄傲可以说的上是剩不下多少了。


卢卡靠在椅背上,觉得有点儿前路迷茫,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轻松。夏天的夜晚没有白天那么躁动,比任何一个季节都要安逸。

他掏出了手机,缓存里只有一部四年前下的恐怖片,当时刚下好他就登机了,睡了一路就彻底给忘了。 

电影拍得一般,但是中心公园的气氛却是一级好,暖风吹过来都变成了阴风,卢卡脖子后面出了一层细汗。想看又害怕,眼睛睁得大大的,虽然屏幕上正是一片漆黑。 

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啊,女主角被鬼拍肩了。

又有人拍了拍他肩膀,“哎,卢卡。”

“我操你…”几乎从来不骂人的卢卡猛地扯掉了耳机,想站起来结果腿一软直直地往前摔了过去,顺便带倒了提琴盒子。

“咚。” 

站在卢卡身后的人手疾眼快,扔了手里的行李箱,捞住了快要掉到地上的——提琴。

“你没事吧?”

“你没事吧?”卢卡揉着膝盖站起来,咬牙切齿地反问了一句。直到他抬起头,看见了站在自己面前的人。

他穿着普蓝色的连帽衫和一条牛仔裤,有一头被夏风吹得有点儿乱的卷发,堪堪露出眼睛。比自己矮一点儿的青年背着大提琴,左手拎着自己的提琴,地上躺着个不大的行李箱。

卢卡瞟了一眼可怜巴巴的行李箱,突然就笑了。四年未见,此刻却是两个人最狼狈最不想让对方知道的时候。两个骄傲又疲惫的年轻人,拼尽了全力想用自己的光芒晃瞎对方的同时,又把自己的背后交到了彼此手里。

即使经过了几乎交流空白的一年,也无需过多的言语,如果是你,我心知肚明。


“看什么呢?”斯蒂潘把琴塞回卢卡手里,捡起自己的行李箱,坐在了他身边。

“恐怖片。”卢卡小声回答道,递给斯蒂潘一只耳机,把电影调回开头,“敢不敢看?” 

“那有什么不敢的。”斯蒂潘果断带上耳机,他在留学的时候误打误撞被拽进了一个恐怖片兴趣社团,被逼着看了一整个学年的鬼片。 

电影有点儿长,卢卡看着看着觉得眼睛发酸,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紧贴着斯蒂潘。熏风吹过来带着困意席卷了人的神经,手机右上角已经显示了只剩下百分之十九的电量。他的头开始不受控制的垂下来,又抬起,一点一点的。卢卡又一次逼着自己睁开眼睛,盯着屏幕上血淋淋的画面,在耳机里传来女主角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声尖叫的时候,他再也忍不住头一歪,抱着怀里的大提琴,靠在斯蒂潘肩上睡着了。耳机被斯蒂潘轻轻摘了下来。


这是一条看不清远方的路,卢卡不知道自己能走多远。可是有什么关系呢?他实在是满足于这一刻的安逸。

深夜,中心公园,大提琴,你和三级恐怖片。

现实也是如此美好。


TBC

谢谢看到这里的大家!

因为我毕竟没有去过伦敦(写的时候还没有吃那篇狗粮也不知道是伦敦),不敢妄加描写,请务必把它当做一个AU...

哦对了,有人居心叵测的想让我把三级“恐怖”片的“恐怖”删掉。然lo主是一个有原则的新世纪五好青年,我义正言辞地拒绝了。

啊顺便...这次碎碎念有点儿多文笔依旧十分渣抱歉啦qwq

评论(7)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