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有点抑郁_嘿嘿嘿

【2Cellos】同居三十题(一)

#私设多,与真人关系不太大#

#许多私设来源于官方MV#

#文笔是一个大写的渣#

#ooc或者别的什么...一定都是lo主的错#

#好汉,干了这碗安利#

祝食用愉快


同居三十题


1.相拥入睡

 

这种事,是不会发生的。

 

那时候他们刚刚相继走出了音乐学院的大门。仗着自己小有名气的天才的名号,带着心高气傲的少年心性,深一脚浅一脚的就一头撞进了这个染缸一样的社会。两个人都是在学院里被哄出来的“好脾气”,跌跌撞撞地也没少遭人白眼,中人暗箭。

摸爬滚打的多了,脾气自然也是越磨越缓。

只是该来的总会来的,刚刚还自己默念了一百遍“要收敛”,谁知道一打开酒店客房的门,正好看见熟人从对面出来,手里端着一罐碳酸饮料。

少年到底是少年,一点就着的性子也不是一天两天能磨掉的。

去他妈的狗屁社会,举起了琴弓架好了琴,颇有古代英伦骑士决斗的风范。

演出还没开始,弓子先断了三四根。

正值最风光的年纪,又是最有资格自命不凡的两个人,自从在几次比赛和演出上撞见之后,藏在眼睛深处的骄傲的火苗是再也压不住了。

琴弓搭上琴弦的那一刻,偌大的世界里只有彼此。

分分离离的两个人最终还是凑到了一起——其实他们并没有真正分开过,他们总是那么形影不离,像较着劲儿一定要拼个你死我活的竞争对手,又像是挣扎在这茫茫人海中互相依靠的同伴。

斯蒂潘和卢卡租住在老城区里一间大概八十平的小公寓里,空调漏水,墙皮脱落,两个人挤一张小双人床——事实上只能算个稍微大一些的单人床——都算不上个事儿。准确的说,对卢卡·苏里科来说,睡觉的时候天塌了都跟他没关系。而对于这一点,最有发言权的绝对是斯蒂潘了。

 

斯蒂潘·豪瑟有点儿幽闭恐惧症。又一次,他一身冷汗,脖子抽筋儿地睁开眼睛,睡眼惺忪地看着床头柜上的钟表正指着三的时针。他做了个噩梦,梦见自己被关在一个连直起身坐着都不行的小笼子里,四面封闭,带着旋转的花纹壁纸朝自己一点儿一点儿压过来,然后斯蒂潘就醒了。本来就不大的床上,卢卡,难得的没有什么奇怪的睡姿,缩在被子里——斜着躺在床的对角线上。而他自己,歪着头,以一个奇怪的姿势——那正是他脖子抽筋的罪魁祸首——缩手缩脚地被禁锢在那个小三角形里,一半的被子都掉到了地上,还有四分之一被睡神压在下面。

斯蒂潘活动了一下脖子,一使劲,想拽出压在卢卡腿底下的被子,不想旁边的人轻哼了一声,吓得他立刻放轻了动作,生怕把卢卡吵醒,手举在半空也没了动静。卢卡只是裹紧了被子,翻了个身。一片漆黑的屋子里,斯蒂潘只能听见他匀称的呼吸声,卢卡一如既往的沉睡着。他能醒才是见了鬼了,斯蒂潘翻了个白眼,准备继续抽走他的被子。

“哐当。”

睡梦中的卢卡清了清嗓子,半梦半醒中觉得好像有什么人,于是他果断地补了一脚。

现在不只是被子,斯蒂潘自己也掉到了床底下。

 

后来,似乎是上帝也不忍让他自己的杰作埋没一生,两个人的境况随着知名度越来越好。坐上了头等舱,拉起了世界一流的大提琴,却还是习惯了睡在一张床上,当然,这回是张特大号的双人床。

斯蒂潘还来不及高兴自己可以霸占床的一半而不至于被卢卡踢下床的时候,卢卡又养成了一个新的习惯。

 

他又被热醒了。即使外面是冰天雪地,在暖气开的很足的房间里,身边还躺着个大火炉,斯蒂潘被热的浑身是汗。

卢卡并不比他高多少,但是此时手脚并用地拥着他,额头相抵,下巴搭在他的肩窝里,炙热而绵长的呼吸撒在他的颈侧。还有一条胳膊正横在他的胸口。这个怀抱不紧,可是重量也压得斯蒂潘喘不过气来,又挣脱不开。他仰起头瞄了一眼远处闪着红光的电子表,4:20。

听天由命地躺了回去,斯蒂潘翻了个身面朝着卢卡,把手臂搭在他的腰上。斯蒂潘还是觉得热的要命,他发誓自己现在宁愿抱着枕头睡在地上。

 

斯蒂潘·豪瑟更正了自己的想法,相拥入眠这种事情,即使发生了也不会是什么好事。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owo

至于后面29题...是一个大写的年更...

我为什么要跟自己过不去啊(生无可恋脸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