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有点抑郁_嘿嘿嘿

【随笔】地安门天意百货商场

地安门天意百货商场——
远远的就看着那屋顶上立着的的一排抹了金粉的十二生肖,打头儿的却是个彩色的猪八戒。
周围是一排高低不一的房子,中间儿立了这么一个来自八九十年代的百货商场。
从小就长在这古老又新潮的城市里,变化快的吓人,这个地方却像几年前一样,我行我素的,还是那么不赶潮流。
进门儿的店铺卖的是各种各样的小玩具。兴许现在几乎是一出生就抱着电子产品的孩子们是再也看不上了吧,可还有那么一些人,即使过了那样的年纪,依旧是流连于几个铺子之间,买的不是玩具,是回忆。
下了几个台阶,人声像潮水一样袭来。各种二手的电器,便宜好看却劣质的手机壳,不知道是哪个推销的店主又在和顾客叨唠着他那套讲不烂说辞。
转过角就是女孩子们看见了走也走不动的化妆片店铺,明知道那些五颜六色,没有牌子的亮粉儿没准儿就给自己毁了容,可还是想一股脑儿的往脸上抹。小姑娘嘛。
店铺和文具那一层之间还见缝插针地开了个理发店,吹风机呼呼地想着,又飘落了几缕头发,也不知道这剃头的技术怎么样。
往日里学生们最喜欢的文具部,眼花缭乱的笔和本子一个铺子接着一个铺子。还不止呢,用得着的用不着的各种玩意儿挂在墙上,堆在桌子上,让人看了就跟着了魔似的想要都买下来。其实回了家也就直接进了那不见天日的抽屉里,不知道哪天才想起来要用,又或是不知不觉地家里堆了一堆这样的东西,却毫不自知的还想要买。
只容一人站立的滚梯将几层连在一起,不知疲倦的循环着。第二层在工作日倒是清静的很,刚上来就能闻到那刺鼻的低等熏香的味道,虽是供奉于佛前,却带着一股俗不可耐的味道。就是这样的香味,伴随了这建筑比我们年纪还大的年月。这熏的人头晕的店铺对面,却是几只兔子仓鼠在百花丛中吱吱叫着。简单又快乐,丝毫不受周围人类的情绪影响。
往里走,店主们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自己的铺子,一看就知道是蒙外行的镯子手钏不知道在那玻璃柜子里躺了多少个日夜。
涉足楼上几层的,更多的是精打细算的妇人们。她们最知道哪里能买到便宜质量又不差的生活用品。货比三家,这真是个烦人又浪费时间的好习惯。女人们挤在窄小的过道里精挑细选,和店主人周旋。不等你砍价,这卖家却自动就报了最低价。人都这么说了,您也不好意思再砍了不是?可是不知怎的,这价钱还是一压再压。中国这讨价还价的文化真可称得上是博大精深了。
转这么一圈儿下来,还是觉得缺点什么没买。可是这暮色将至,不得不走。蹲在大门口的俩刷了鲜艳颜料的兔爷儿眼睛亮闪闪的,马上就要溜走的的夕阳透过那不甚清晰的玻璃落在他身上,镀了一层斑驳的暗金色。
隔壁的玻璃窗里还放了个落了灰的圣诞老人,这不洋不土的奇怪建筑也真是可笑。突兀又完美的融合在一片火焰燃烧一般的橙红色里。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听说,这一次你也要走了?

评论(13)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