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有点抑郁_嘿嘿嘿

【全职/叶蓝】俗套作文选材十题(Fin)

#题目原创#

#ooc,ooc,ooc#

#高中设定#

#一句话喻黄,一句话双花,一句话林方#

#HE妥妥的#

祝食用愉快

 

俗套作文选材十题

1.考试没带尺子

2.下雨没带伞 

3.生病送医院

4.借外套

5.“看着清洁的教室,擦着额头上的汗水笑了”

6.“某位哲人说‘失败乃成功之母’…”

7.“教室里静得连掉根针都能听见”

8.爬山

9.“时光如水,岁月如梭”

10.“自己动手做的饭菜就是香”

 

1.考试没带尺子

啊……糟了。

蓝河停下笔,挺好看的眉毛微微皱了起来。卷面上唯一空着的就是那道画图题了。可是翻遍了笔袋和书包,自己居然没带尺子。

“给。”

一截只有五厘米的断尺子被扔了过来,坐在旁边的叶修像是早就准备好了一样,毫不犹豫地——掰断了手里的尺子。

蓝河看着,有点愣神,真有这么俗的展开啊……

笑了一下刚想道谢,却听到了隔着一行的黄少天极力压低了嗓子的声音:“你妹啊叶不羞你个不要脸的你是人么你借尺子就借尺子你有本事掰你自己的啊你掰我尺子算个什么事啊考完试咱俩PKPKPKPKPKPKPK啊……”

“嘿我说话唠考试呢还这么肆无忌惮?就算你有了尺子照样考得没我高啊。”一脸嘲讽。

“你妹啊抢我尺子还这么嚣张信不信我……”

“少天^^”一边的喻文州叹了口气递上一把备用尺子,黄少天这才噤了声。

一边的蓝河拿着尺子各种凌乱,看到叶修没下限的笑脸忙回过神来才发现一一这道题根本不需要用尺子。

 

2.下雨没带伞

站在教学楼的玻璃门前,外面的雨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蓝河叹了口气,今天明明带伞了啊……不甘心的又翻了一遍书包。

没办法,看来只能在雨下得更大之前冲回宿舍楼了……还好书包是防水的。

一脸决然的表情,蓝河刚要迈进雨里,书包带却被拉住了。

“叶神?”

“哟,小蓝啊。没带伞?”

蓝河局促的点点头。

“哥带了,正好打一把呗。”说着就往外掏伞。

……

反应了一秒,叶修又把伞塞回去说:“不好意思啊拿错了。”

“……等会儿,那个是我的伞吧。”蓝河一把扣住叶修的手腕。

额……

怎么说呢,叶修突然觉得从来没有这么尴尬过。

“叶不羞!!!”撑起伞蓝河跑进了雨里。

“啧啧,都是跟谁学的呀。”耸了耸肩,撑起了自己的伞。

“嘿!又失败啦叶不羞?”隔壁班的张佳乐晃了过来。

“总比万年老二强吧。”

“靠你个死叶不羞!你才老二你全家都……哎哟!”脚下一滑,撞进了前面孙哲平的怀里。

“行了乐乐,快走吧。”

叶修看着刚刚消失在拐角的那个蓝色的影子,笑了笑。

来日方长。

 

3.生病送医院
“咳咳……”嗓子有点干疼干疼的。
叶修皱了皱眉。摸到旁边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才刚五点,却再也睡不着了。
扁桃体发炎啊……刚想叫旁边的方锐,突然想起来他请假了一周。叶修只好自己爬起来灌了几杯水,感觉还是不太好。
好不容易熬到了六点,才晃晃悠悠地穿好衣服拎起书包出了门。
“咔嗒”
十分同步的撞门声,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下。
“哟,小蓝。”声音有点沙哑。
“早……”蓝河打了个招呼,“叶神你……感冒了?”还是没忍住问了一句。
“嘿,没想到小蓝还挺关心哥的哈?”一起下了楼。
“……滚滚滚。”果然还是让他自生自灭比较好。
叶修笑着拍了拍蓝河的肩膀,却有点说不出话来。手掌的温度透过布料传过来,稍微有点高。蓝河顿了顿,“走。”

拽着叶修改变了方向,往医务室走去。

叶修回握住蓝河的手,看着发丝间红红的耳尖,得意地笑了一下。

 

4.借外套
一旦出了教学楼结界的支持,叶修技能面板上的数据会瞬间天差地别。——以上来自黄少天。简单来说,学霸叶修到了操场上就是个渣渣。

背着一身的负状态,叶修留恋地看了一眼玻璃的大门。
即使自诩为教科书的叶修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因为他正一脸生无可恋地坐在刚刚自己晕倒的长椅上看着蓝河跑1000米,以及身上披着刚刚借到的蓝河的外套。

 

5.“看着清洁的教室,擦着额头上的汗水笑了”

于是,来查卫生的蓝河天使一脸“卧槽”地看着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叶修。

“不要啊啊啊啊!!”少有的失态,脸色铁青的叶修撞翻了课桌,一桌子书稀里哗啦地掉了一地。

“……叶神。”蓝河敲了敲门,“乔一帆人家做值日的都走了,你是不是也该回宿舍了啊。”

眨了眨眼,叶修清醒了过来,看着清洁的教室,擦着额头上的冷汗笑了。

“这么关心哥啊小蓝~”

“……滚滚滚还要查值日呢。”

“哟,果然是为了看哥才来查值日吧。”

“……”兴欣实验班扣5分。

蓝河表示他只扣分不说话。

 

6.“某位哲人说‘失败乃成功之母’…”

最近有个叫垂杨的人特别喜欢围着蓝河转。

“蓝桥大大好啊。”一点善意都没有的招呼。

蓝桥春雪是蓝河的二次元id,也是蓝河在校刊上的笔名。

“早。”

“今天校刊又要出了吧。不知道蓝雨版面的排名什么时候能超过兴欣啊。”

蓝河径直往前走。

“算了算了,不难为蓝桥大大了。好在下周换我上了。”

“嗯,加油。”不愠不火,闹的垂杨也是没脾气。

干得漂亮!正tou巧tou路wei过sui的叶修狠狠的给蓝河点了个赞。

“喂。”冤家路窄,那天偏偏又碰上了垂杨,只是他这次什么都没说,一张纸甩到蓝河脸上转身走人了。

大概又是约战书什么的吧。蓝河看也没看直接送给了墙角的垃圾桶。

躲在拐角处的叶修猥琐的摸到墙角,撇了一眼那张纸,好像是……告白?哎小蓝怎么这么狠心啊,真可怜。一遍想着,一边把手里拎着的苏沐橙吃剩下的零食包装纸悉数扔到了那上面。

拍了拍手,叶修掏出一个上面写得密密麻麻的小本子,加上了一句:吃软不吃硬。

俗话说失败乃成功之母,叶修在追到蓝河之后请垂杨吃了一顿路边摊搞得垂杨有点莫名其妙这都是后话了。

 

7.“教室里静得连掉根针都能听见”

教室里很安静,连掉根针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那是当然了他们都去上体育课了。

叶修走了个神,继而又把目光转回面前的人。

“嗯,接着说,你是怎么追到我们班那个废物点心的?”

林敬言大大表示,翘了体育课在这谈人生真的好么……

 

8.爬山
“我说……”蓝河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同学,有点无奈的接过叶修手里的水瓶,“叶神你到底行不行啊……这么爬咱天黑也到不了啊。”
明明是徒步社团的活动,这四体不勤的大神非要跟着。开什么玩笑啊让叶修爬山还不如让他去死。
从这里到山脚……也不过就是十几米的样子,休息了三次是要闹哪样啊!
“没事小蓝,接着爬,一定要坚持!”
虽然叶修低着头,但是握住蓝河的手紧了紧。蓝河突然就有点小感动。
“所以我们去坐缆车吧!”
……这理直气壮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啊。
再然后蓝河已经和叶修坐在了缆车上。
说好的特训呢……扒着扶手,蓝河一脸悲愤。
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呼。”
“喂你干嘛啊叶神!”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叶修站在了蓝河身后,朝他脖颈处呼了一口气,弄得蓝河抖了一下,从脖子一直烧到耳尖。
“喂……”
“嘘……小蓝,”用鼻尖轻轻蹭了蹭蓝河的颈侧,“听我说。”
此起彼伏的呼吸声,蓝河的心一点一点平静下来。
“我喜欢你。”

 

9.“时光如水,岁月如梭”
时光如水,岁月如梭。转眼间人已不再是少年。
往事在目。缆车上,笑的很好看的少年似乎是对自己说了什么。
是什么?嘴一张一合。
好像是……对不起。
果然,还是被拒绝了吧。
“嘿,回回神儿了叶神?”
以上的回忆部分来自某人超级无敌宇宙黑洞size的脑洞。
“哟方点心,怎么是你啊?”
“嫂子叫你。”
门口的蓝河听见这个称呼还是忍不住扯了扯嘴角。
当初怎么就答应了呢。
“那先这么着吧。”缆车门打开的前一秒,蓝河微不可闻地回了一句。

 

10.“自己动手做的饭菜就是香”
“……小蓝啊……”
“嗯。”蓝河盯着电脑屏幕,头也不回一下。
叶修走过去,趴在蓝河身上看了看……完全看不懂。
那是一篇工程学的论文。
叹了口气,叼了根没点燃的烟走进了合租公寓的厨房。
泡了两碗方便面,端回桌前推给蓝河一碗。
“小蓝。”
“叶修。”
不约而同的响起,叶修有点不安。
“……就这样吧。”
“好。”
答应的倒也干脆。
为期三年的关系更像是叶修自己的独角戏,终于也有了全剧终的时候。
大学毕业一年。
叶修还住在那个小公寓里,吃着自己做的饭,却还是会想起那个叫自己叶神的少年。
也好,叼着烟笑了笑,就这样吧。

“沐橙你看啥呢?”
“啊啊不好暴露了!”
“云秀快快快掩护我。”
当天晚上。
“哟回来了?”
“嗯…卧槽叶不羞你突然发什么情啊!!”
“嘿,小蓝这么优秀哥得看好了。”从背后抱住蓝河,湿润的气息撒在他脖颈上。
“哼…叶神抬举了。哪比得上你家小邱非啊。”
“…啧,沐橙真是...”不知道又到处散播什么奇怪的东西了。
“嗯?”
“没什么。”说话间,手也是没闲着,探入蓝河的体恤里到处点火。微凉的指尖划过蓝河的小腹,蓝河顿时就软了身子,靠在叶修怀里:“叶不羞你要干嘛!我明天还有个演讲! ”
“没事,”拽着蓝河就往卧室里拖,“哥帮你请假。”
女生宿舍。
苏沐橙坐在暖气边上哆嗦了一下。
“沐沐?没事吧。”楚云秀端着水杯在她旁边的电脑桌坐下。
“没事没事,云秀你赶张叶蓝的封面出来。”苏沐橙摆摆手,又转向一边对着笔记本发呆的双马尾姑娘,“小戴赶快把你那个孙肖h换到本子里,校刊上可不能放那种东西。”
“了解。”
一个星期后,荣耀大学里的妹子们人手一份校刊,看着蓝河高领衫里若隐若现的红色印记,笑的一脸了然。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