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有点抑郁_嘿嘿嘿

【超凡/虫绿】Circle(Fin)

#emmm转过来一下w没有掉马嘿!#

#稍微编辑了一下格式...lof吞我分段啊...#

#谢谢大家owo#

祝食用愉快

瑶苓:

竞猜名单点我头像
可选择性配合bgm《I Found》食用


Circle


我找到了。
哈利穿着宽大的病号服,抱着一本感觉比他还要重的牛皮相册从地上轻巧地跳起来。过大的服装穿在身上有些晃荡,他看上去像是长了一对大翅膀,迎着阳光要飘出窗外去了。身体单薄的青年嘴里哼着不成调的音乐,脚上穿着一双暖和的棉拖鞋,在小小的单人间里踱着步。他眨眨眼睛,心情仿佛很好,晃到窗户边上,偷偷摸摸地把窗户打开了一个小缝儿。
“嘿。”哈利跳上床,盖好被子,把相册抱在怀里。冬天的阳光不够温暖,像一片羽毛一样,轻飘飘地落在窗台上,卷着寒气的风吹进来,冲淡了屋子里的消毒水味道。


“我找到啦!——唔!”后脑勺差点儿磕在柜子上,嘴被一只小手捂得紧紧地,彼得·帕克摔进了这个没有人用的衣柜里,震起了一层灰。
“帕克大笨蛋!”黑暗里,一个细小的声音捏着嗓子叫到,“那么大声音,生怕别人听不到是不是!”
“哎?”彼得一愣,揉着摔疼的膝盖,这才反应过来,“你是…你是哈利!哈利·奥斯本!”
一条小细胳膊绕过来,勒住他的脖子,“小声一点儿!”直到彼得发了誓说自己绝对不再说话,这才重新获得了呼吸的自由。
“你怎么会在这里?”小彼得顺了顺自己的气息,在黑暗里小声问道。
“跟你有什么关系?从一年前开始这里就是本少爷的地盘!”衣柜对于两个小孩子来说还很富裕,哈利的声音听上去离彼得很远,小小的,虽然在抱怨,但是远没有刚才那般有气势。
彼得蹑手蹑脚地爬得进了一些,说:“你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玩儿呢?我们在玩做迷藏!”他摸索着靠近哈利,轻轻拍了拍,手刚好搭到哈利的肩膀上。小小的手掌下,那一片皮肤比自己的体温凉一点,摸起来很舒服。只是那具瘦小的躯体抖了一下,又迅速的退回了自己的安全范围里。
“我不想,跟你们,玩做迷藏。”小男孩儿努力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凶,很明显他失败了。
“哈利……”阳光的小彼得居然遭到了拒绝,他的自尊心决不允许他再次停下,于是他又靠近了一点儿,于是他听到了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嘿,要不要吃糖?”
“哼……”哈利不吭声,却精准地摸到了彼得手里的糖。他把糖塞进嘴里,甜甜的,于是没有再往后退,只是缩紧了手臂抱住双腿。聒噪的小孩儿,奥斯本少爷嚼着糖不屑地想。


今天是个难得的晴天,哈利缩在床上翻着照片,脸上不自觉地带着笑容。纽约刚刚下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雪,窗台上落了薄薄的一层,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他突然想起了森林里的糖果屋。
其实哈利是个十分漂亮的小青年,绝对的文艺范儿。当他不是奥氏集团总裁的时候,那双蓝色的眼睛颜色会变得更浅,加上那尖尖的耳朵和一颗不甚明显的虎牙,让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来自云端的精灵。哈利有时候会浅浅地笑着,不自觉的,让人不忍心打扰这一幅旷世的画面;他很少会哈哈大笑——那说明他真的心情很好——他会笑的前仰后合,握不住手里的水杯,甚至趴在桌子上直不起腰,那时候整个人都会开始发光。
那种时候真的很少很少。
“你在看什么,哈利?”彼得推门进来了,他穿着浅色的针织灰色线衣,一条黑色的铅笔裤衬得他的腿又长又直。哈利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没看什么。”他笑着摇摇头,招呼彼得端一杯水过来。
和我说说话吧,彼得。
跟我讲讲吧。


“跟我讲讲,彼得。”哈利饶有兴趣地撑着头,盯着坐在旁边奋笔疾书的彼得。他们终于上了同一所高中,只不过还是任人宰割的一年级生,苦哈哈地坐在图书馆里上自习。
“彼得,”他提高了声音,却不敢喊得太大声,“跟我讲讲,那个女孩儿。”
“什么女孩儿?”彼得手里的圆珠笔划出斜斜的一笔,他有点儿心虚,转过头看着自己金头发的好友。
“别装了,”奥斯本小王子挑了挑眉毛,意有所指地朝女孩子扎堆儿的那一桌看过去,“格温·史塔西啊,金头发,长得还不错。”
“别瞎说,哈利。我不喜欢她!”彼得已经收回了闪躲的目光,他推了推眼镜,努力让自己把注意力放在面前这道数学题上。
“不打自招。”哈利哼了一声,决定继续骚扰书呆子彼得·帕克,“喂,那她呢?你觉得怎么样,杰茜?”
“哈利!你能不能专心写你的论文?”彼得转过头,却看到了哈利亮晶晶的眼睛,“好吧,我觉得格温,嗯,她的上衣挺好看的。”
他有点儿紧张,再一次推了推眼镜,“其实我比较喜欢她的头发。”
“哇哦,可以啊帕克!”哈利笑着锤了好友一拳,“数学作业写完给我看一下……”
“奥斯本先生和帕克先生!图书馆里请保持安静!”


“你感觉怎么样,哈利?”无论什么时候,彼得的眼睛总是瞪得又圆又大,棕色瞳仁甜的像颗太妃糖。
哈利舔了舔自己发干的嘴唇,让颜色极浅的唇瓣染上了一层水光。
“不能再好了,一字眉先生。”他又弯起了眼角,眼睛里闪着漂亮的光彩。
彼得看到哈利在自己进门的时候把相册塞到了枕头下面,他轻轻的叹了口气,一双眼睛里满是忧虑的神色。然后他瞥见了开着的窗户。
“哈利!”他快步走过去,关上了窗,又细细地检查了一遍,才说,“你会感冒的。”
“哦…”哈利伸了个懒腰,露出了修长又细瘦的脖颈,“我知道啦,帕克妈妈。”他的声音懒懒的,像只贪睡的猫咪,被人打扰了午睡的好时光。
“我可好了,真的。绝对不骗你!”哈利眯起了眼睛。
彼得看了好一会儿,才松动了表情,使劲抱住那个好像从高中起就没怎么再长的身体,“上帝,我真是输给你了。”


“天啊哈利!你搞什么啊?!”彼得·帕克这一天所经历的大起大落,大概够他说上一辈子了。
先是早上,实习的第一天,他正准备去找JJJ报道。挎着相机包,背包里装上了些必备的零钱,电脑和一张纽约地铁卡,彼得带上滑板就出了门。一出门,他就感觉出来不太对劲了。他被人跟踪了。
可以和蜘蛛相媲美的第六感果然没错,还没走出几步,彼得就被一群戴着墨镜仿佛在演黑衣人的家伙扔上了一辆黑色小轿车的后座。车上不知道点了什么香,他昏昏沉沉地抱着相机睡了过去。一觉醒来,耳边都是飞机起落的轰隆声。
车刚停稳,便有人替他拉开了车门。彼得受宠若惊地下了车,惊天动地的喊出了声,“哈利!”
“嗨,啊,来自——号角日报的——帕克先生。”他的发小哈利·奥斯本穿着一身休闲装,右手搭在车门上,左手摘掉了脸上的墨镜。金棕色的发丝被风吹起来,他们上个星期刚刚大学毕业,而哈利现在看上去却还是个高中生的模样。
被一路拐骗着,等彼得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在万里高空上了。
“什么鬼,哈利?!”他附在身边正在看机载小电视里的爱情片的哈利耳边,小声地叫到。
“紧张什么,”哈利挤了挤眼睛,他不太会“惊喜!当然是毕业旅行啊。”
“别告诉我你一点儿也不想在正式进入这个该死又教条的成人社会之前再好好放肆一把,乖宝宝帕克。”
“什么…?”彼得呆住了,他当然想,这几天尤其想,想的快要疯了。而他坐在自己身边,仿佛什么都懂。彼得看着边上明明已经困得不行了,却还是看电影看得聚精会神的哈利,有点儿感动。
“哈利。”
“怎么?”小少爷终于舍得摘下飞机上发的劣质耳机,转过头看了彼得一眼。
“我们去哪儿?”
“唔…我不知道。”他打了个哈欠,干脆直接把小电视关掉了。
“那…你都带什么行李了?”彼得觉得自己好像感动得太早了。
“啊?不是说走就走吗?我早上才买的机票啊……”哈利困得睁不开眼,外头倒在了彼得的肩膀上。
“……哈利,要不我们还是再买张机票回去把。”
这次回答他的只有浅浅的呼吸声,和哈利在他肩上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的动作。
彼得无奈的放轻了动作,给奥斯本少爷盖好了毯子。
败给你了,哈利。


一路向西,他们翻过蓝岭山脉,跨过密西西比河,打工一个星期搭车到了奥兰多环球影城,穿过了亚利桑那州的沙漠,走过了德克萨斯的平原,从东海岸漫无目的地逛到了西海岸。
在加利福尼亚阳光明媚的沙滩上,两个邋遢的年轻人一个抱着滑板,一个抱着相机,像两个捡破烂儿的流浪汉。
“咔嚓。”
“嘿!彼得!”哈利奋起反抗失败,一屁股坐在彼得的滑板上,“太丑了,有损本少爷的形象!”
“不影响,绝对不影响。”彼得放下相机,认真地盯着哈利那张脏兮兮的花脸。他用手蹭了蹭沾到哈利鼻子上面的沙粒,“哈利,你听我说……”
“不,彼得,”哈利跳起来,爬到一块岩石上去,朝着大海张开了手臂,“彼得·帕克,恭喜你,你找到我了。”
他低下头,冲彼得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现在,让我给伯纳德爷爷打电话订机票吧!看在上帝的份儿上,我他妈的简直要饿死了。”
彼得点点头,抓起相机在它电量耗尽之前拍下了最后一张照片,“好啊,当然好。是我找到你了,哈利。”


“喂,帕克。”哈利拉住彼得的手,“下次我们再去亚利桑那好不好?那儿有个特别棒的天文台!”
“哈利…”彼得扶着哈利躺下,抽走了他枕头下面的相册。他慢腾腾的把屋子里的东西都收好,又倒了一杯热水出来,才说,“好,当然好。听你的。”
“哈利。”他坐在床边叫着哈利的名字,又一次,却被一只带着些许凉意的手捂住了嘴。
“嘘,别说了,”哈利笑起来,“你会找到我的。”
金发软软地搭在他头顶,他凑上前去,轻轻吻住彼得同样因为缺少水分而干掉的嘴唇。
“别担心,我也会找到你的,彼得·帕克。”


END

谢谢看到这儿的各位!

评论

热度(27)

  1. 我也有点抑郁_嘿嘿嘿瑶苓 转载了此文字
    #emmm转过来一下w没有掉马嘿!# #稍微编辑了一下格式...lof吞我分段啊...# #谢谢大家...